攝行柴灣石橋

偶爾看到東方報這則報導,對於這個容易到達的巿區景點有點興趣,於是毅然前往。

從柴灣巿區走到峰華邨,才知原來有一個屋邨深入柴灣的一角。這個屋邨外表比同齡 (1990 年頭) 的屋村殘舊,大部份遇到的住客年紀都很大,邨內一間食肆也沒有。翻查資料,原來是建來安置興華(一)邨的居民,難怪如此。


根據報紙報導,來到村內角落的球場,找不到一條像樣的路。問街坊不得要領,上網找尋文字瞹眜又欠缺地圖,就這樣兜兜轉了半小時,終於找到一條疑似的樓梯 (附近有很多被封住的樓梯和入口) ,一擊即中。走完才發現,其實條條大路都可以通往石橋。

報章指的藍色大箭咀入口需要澗溪,是最快到達石橋的捷徑;紅色大箭咀是我前往的方法,紫色大箭咀是不需入邨也能前往的入口。

從邨中有蓋通道向上走,右轉斜路再左轉便到達球場。

在羽毛球場旁的小溪,就是石橋下方的柏柴石澗。溪水由柏架山流下,在大潭水塘引水道的缺口間流至此處。

這就是報章所說的入口:

返回剛才上來的斜路右轉,會見到很多罕見的八十年代原色木遊樂設施,很多都已貼上危險失修的告示。

終於來到入口的樓梯。

下方就是不需入邨的入口。

來到這處約是下午一時多,可是沿路一個途人也沒有。樓級盡處可選擇轉左或轉右,遊人留下的提示只有向下往柴灣,沒說左或右,忐忑下只好選左面向剛才球場方向的路前進。

這是一條林蔭山路,難怪會有人形容陰森。幸好此時陽光普照,可以放心前進。

走了約八分鐘,見到上方有一座有點陰森的荒廢宿舍。夜晚會不會有人在窗內向我招手?

若然回頭望,心情立刻大不同,因為望到今次目的地柴灣石橋。

向上走便見到馬路,旁邊是水務署的工地。前方有個守衛室,一看就知是軍用設施才有的守衛室格局。為何會有這種建設呢?

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立刻走前望望前方的路牌。

這時終於見到行山客。

在十字路轉入 cutting:

一直沿引水道走:

從右方樹叢間可以窺探到部份石橋,要望側身全景就只有航拍機才能做到。

再望錶,只需五分鐘時間就來到了!

說是石橋,其實正確點應說是一條下方用石支撐的水泥橋。

對這條橋半點恐怖的感覺也沒有。

回望:

為何深山中會有這樣一座橋?只要稍走幾步便明白。

除了是一條橋,它也是一條懸空的引水道。

搜尋過附近沒有可側望橋身的地方,真可惜。

(P.S. 21/12/17 )在樹叢空隙望向橋墩,看來像假裝石砌的水泥橋墩。

下一步是沿引水道走,不知最後會去到何方?越走越明白,這是一條晨運徑,路上還遇到不少人。

來到開揚位置,可以一望興華(二)邨和柴灣近山的景色。

這處可側望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繼續往前走,在一處可通往大潭道。看看路牌,剛才水務署的地方原來叫西灣食水抽水站及西灣食水配水庫。

由於未發展前的小西灣昔日是軍方用地,難怪這處會有獨立引水道 (否則所有水源應流向大潭水塘才是)、神秘的石橋和有守衛室的設施。

在路口下方可望向整到整個柴灣及對岸將軍澳工業村和佛堂洲

接著走原路返回峰華邨,再往興華(二)邨醫肚。返回最初上樓梯後的分岔路時,特意向右走,發現它其實通往剛才走過山上的引水道。換句話說,一開始向左或向右走,都能走到石橋。

繼上星期翠林邨之後,再見到一座公屋下的車路。

目的地:

在電梯塔頂層天台回望峰華邨:

這些舊式通花磚,原來由石棉製造。

P.S. 今日才知東張西望 (31/10/17) 原來也講過這處,不過除了水務署宿舍的資料外,無咩特別。

Advertisements

短遊小夏威夷徑

跟著 Small U 推介的路線,輕鬆地 (因為是下山) 走過這段近年著名的郊遊徑。

在井欄樹下車,來到對面馬路,見到衛奕信徑第三段的路標,心想:難道小夏威夷徑是衛徑三的一部份?如果是的話,那我很早以前就走過。

在村口水泥建的雨水渠,看到水面浮上一層油,暗忖下游水質一定不會好得那裡去。心裡嘀咕著,迎著反方向不絕走過的遊人。

還是抬頭望吧,環境很不錯的。

走了一會,終於明白甚麽是「引水橋」了。回想之前也遇見過類似的橋,就是在渣甸北引水道見到的「懸空棧道」。究竟誰會興建這條引水橋?

之後一段路的風景更好,四野一片青葱,半點秋意也沒有。

勒杜鵑和蜜糖花給這風景帶來一點點紅,朱槿也略盡棉力從旁襯托。可惜,下圖的主角我可不認識。

轉左是小夏威夷徑入口,假若前行將會繼續逆衛三行至往馬油塘。指示牌對面,是一間古雅的村屋入口。

冷不防望到腳下的長方形花岡石有些刻字,難道是墓碑不成?看清楚,原來是橫臥的路牌。前行亦有另一個類似的花崗石路碑。

接著見到高水壩遺跡,半幅水壩牆完整橫臥河中。是流水的力量,還是樹根的力量?非也,答案原來是炸藥。高水壩上游曾闢作小夏威夷泳場,後因水深有泳客遇溺,居民只好毁掉它。

矮水壩:

站在矮水壩上見到多數人都在下方 selfie,熱鬧非常。

我也來趁趁熱鬧:

在水流位置的水還算是清,在旁邊慢流的水看去稍覺混濁。

看長滿青苔石頭的河床很廣濶,雨季時這處水量一定很充足。前方有條堅固的水泥橋,無論下方水流如何湍急,也能安然在橋上步過。

在小路前方有個供奉「橋頭伯公之神」的石碑,估計水泥橋未建成之前,應該有條簡樸的古橋 (或許是清平橋,碑石位置在高水壩附近,當時錯失了),並不時發生意外,故村民立神壇祈求心安。

水泥橋前方的河似乎已到達盡頭,河水接著會流向瀑布。

接著是下山的路,風景被密集的樹遮擋。這段路,或許將來會被平整成為公屋用地 ,小夏威夷徑或需西移。通過十字路口再往下走,便到達上將軍澳村,離開小夏威夷徑。

噢,之前忘了轉右去小夏威夷瀑布,唯有下次再去吧。

前方的水泥橋又是新建的,往時曾有一座石砌的平安橋。

1954 年將軍澳村立的石碑:

由天空降下的水點,流過高山瀑布,別過這道橋後,便開始進入黑漆漆的地下水道,不知流往何方去了。

回家搜查資料,小夏威夷徑是 2001 年 10月由井欄樹新地村和將軍澳村居民,在壁屋懲教所協力下重新開通,它原是一條有數百年歷史的古道。(資料來源) 至於那兩條堤壩,五十年代的地圖已見其縱影,居民則說是 Rennie Mill 麵粉廠的水塘。當將軍澳還是一個內灣時,瀑布下游的河道把東西兩面隔開,平安橋是居民集資興建的石橋。估計更早以前該處也應該有橋,不過那時 (1920年代地圖) 該處有個河中的沙洲,說不定由兩條橋組成。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alvin in the room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