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棚藝術公園

看面書介紹才知最近土瓜灣牛棚藝術村旁的牛棚藝術公園已經落成啟用。上星期日趁天氣好去走一走。

根據資料,九龍區第一個屠房在 1879 年建於油麻地,1892 年移遷至紅磡並增建牛舍 (現時理大 block Z ),1908 年因興建九廣鐵路移至牛棚藝術村現時位置作檢疫及屠房用途,原址則用作牲畜貨運站。至於牛棚藝術公園範圍,則屬 1950 年後的擴充用地,用來作牛房豬欄等用途。1969年,屠房搬至長沙灣屠房,只保留檢疫站部份。1999 年 8 月牲畜檢疫站遷往上水屠房,「馬頭角牲畜檢疫站」完成歷史使命關閉。2001 年修復後改為牛棚藝術村,擴充部份則在 2016 被活化,建成牛棚藝術公園今年九月啟用。

新山道入口:

以豬和牛的立體拼圖作為裝置主題:

公園地圖:

房間水牌也很有心思:

休憩草坪:

藝術涼亭下的座椅 (相信鏡面很快會蒙塵):

不知用途的潛望鏡:

建於 1986 年的牲口棚牆垣遺跡。或因屋頂用上石棉物料,所以全部屋頂都被拆掉。

香港人住劏房,來到香港的牲畜也一樣。看水槽的鐵環很緊密,每隻待宰的牛隻都被困在如此狹窄的空間。

(前幾天剛從蕭家怡面書看到澳門有隻牛從屠場逃了出來,網民想政府把它安置在二龍喉公園,像當年那隻黑熊一樣。幾年前香港曾發生同樣的事,當局無論如何將之置於死地。當時沒想過原來政府對待那隻牛的態度,和香港巿民沒有兩樣。)

1946 年加建的豬欄,在 2002 年改為垃圾站及公廁。下圖為正圍封著不能進入的豬欄遺跡。

1956 年加建的 紅磚柱區牛舍:

水井遺跡:

水槽原來是 1967 年後才加建的。

水泥柱牛房遺跡:

孔板裝飾:

透鏡圍牆:

裡面是前紙廠。

由牛棚藝術村進入牛棚藝術公園的入口:

至此終於逃離佈滿攝錄鏡頭 (由監控新疆維族聞名的「海康威視」供應) 的範圍。幸而它不像西九文娛藝術區,鏡頭沒有隱藏在和路燈相同外殼之中,算好辨認。

入口旁邊有維納斯像。

Tribute to Björk Oceania Music Video:

檢查大堂、後方的牛棚藝術村正門後方,和更後方的馬頭角十三街。

牛棚藝術村正門:

久違的裝潢,有著當年經過喜帖街的記憶。

後巷的藝術 / 廣告:

在隱蔽的海濱公園外望:

前境迷濛的長街:

短遊大欖角

標題所說的地方像很陌生,但假如說成屯門公路轉車站(北行),相信不少人都會知道,甚至每一日都會經過。

大欖角除了是釣魚熱點,也是近看 2007 年建成的青山公路 (新大欖段) 大橋的好地方。

十年前看過一個電視節目《霎時感動.價值》,已經很想趁著藍天遇上碧海時,到這處地方遊覽,但一直不知如何前去,一直拖拉。早幾年才知道這轉車站原來不像城隧尖隧是封閉式轉車站,才重新動念,直到今天成行。

出門時還見到藍天,但巴士到了屯門公路就變成灰濛濛一片。

在荃灣乘 61M 前往,從 Apps 見到巴士會停兩次轉車站,不明所以,以為會像上年往港珠澳人工島時總站一樣情況。當巴士來到轉車站,大意地忘了按鐘 (一向極少乘 61M 入屯門,也不相信轉車站沒有人下車,怎料...),巴士離開轉車站揚長而去,氣自己大意氣得要命!

正惱著下一站該改去甚麽地方時,忽然發現巴士在橋上往九龍方向回頭。原來,第二次往下層轉車站要繞個大圈,真是大鄉里。這次轉車站有長長人龍往屯門方向,於是不再沉醉失而復得的喜悅,按鐘下車去。

在秋分過後的悶熱下慢步走,撲面而來的海風有著令人不適的刺激氣味,正午的太陽在 PM2.5 籠罩下,已喪失不少能量。

向岸邊走,終於來到拍攝現場!

橋墩中間淺藍油漆褪色了。

逝者渺渺,磯釣客依舊在,幾位休息中的司機,不約而同都在拍攝的最佳位置吞雲吐霧。

走到橋下看,最近的橋墩,有有人心圍邊安裝角鐵架,方便同時放幾枝魚杆垂釣。

前行轉彎後,接回青山公路海邊緩跑徑。回望小欖以東,見到 1998 才建成的機場多普勒天氣雷達,到 2014 年已被山上的大欖角多普勒天氣雷達取代。 網上有傳聞指當年政府不理村民反對,依舊興建山上天氣雷達及道路,是為了將來把那處地皮連附近政府宿舍一併出售。

橋上風景。右邊地盤位置是昔日的小欖醫院,將會改建為另一座綜合康復服務大樓

旅程完結,返回下層轉車站,想穿過屯門公路下方時,見到外面橋頂的結構和裡面有些不同。外面橋頂就是上層轉車站位置。

考究一番,終於明白這條屯門公路旁上層北行轉車站所在位置,原來是一條新建的橋,名叫「兄弟橋 (Brothers’ Bridge」。為甚麽會叫兄弟橋呢,不是因為大佬是屯門公路大欖涌橋,而是因為大欖角的英文名是 “Brothers Point” (1899 年地圖已經用這個名稱),所以順理成章叫兄弟橋。香港有「兄弟(橋)」,有「(七)姊妹(道)」,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類似名稱的地方?

接著來到大欖涌,經過常常見到的陸上帆船,原來是 VTC 的 海事訓練學院 。在面書曾看過 VTC 接手這間前身為海員訓練中心的介紹,記得過程十分曲折,可惜已找不回連結。

教學大樓有水泡裝飾﹐簡約得來又賦有味道。

一穿過就要立即急轉彎的大欖涌牌樓:

引起我注意的是旁邊的花牌,原來胡法旺公祠就在附近。剛巧,近日就接觸了兩件關於法科的事,一是前日聽網台靈異節目,說有懂法科的警員人把太子站被殺的抗爭人仕封印在站裡,或是隧道一處,令亡魂動彈不得,十分陰騭;二是昨日搜尋真田廣之的功夫時,看了 1982 電影「龍之忍者」,當中李元霸和真田廣之共同對付懂神打的黃正利。法科只是一件工具,要看用起來的人是正還是邪。

接著走過彎彎的 Cedric Bridge (沒有中文名,只視為青山公路大欖段一部份)。拍照時看到在涌口飛過的藍翡翠!

查看舊地圖,戰前涌口中間原有一個三角洲,由兩條短橋連接成為青山公路一部份。戰後三角洲消失了,建了一條彎彎的 Cedric Bridge。

反方面就望得多,今次從橋的另一邊望回屯門公路:

由下層北行轉車站,中間經過黨鐵 K51 總站,十五分鐘後便可到達南行轉車站。

順道欣賞一下路邊的狼尾草。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alvin in the room

...... every person on earth plays a central ro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And normally he doesn’t know it.

naraku諾仔的記事本

喜愛打機的山系女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