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蛾撲火

近來思緒不寧,今天看到蘋果日報一篇醫護工會主席 Winnie 的訪問,更令我不禁搖頭嘆息。

當初醫護組織新工會,參加人數氣勢如虹,投票率大比數贊成罷工。於是二月三日開始一連五日首階段罷工,祈望能政府能封關,減低潛在帶毒者進入巿區引發社區感染。但是,醫管局不回應,和工會談判破裂,局方也公開不否認會對罷工者作出報復。當第一輪罷工接近結束,第二輪罷工投票的結果,竟然是六成會員反對罷工。我聽到結果,覺得這群醫護實在太沒有義氣。

需知道,他們放棄罷工,等於在和政府中「膽小鬼博弈」中敗下陣來,讓政府看穿過半醫護都是害怕報復,失去優厚的薪酬和工作。(我才不相信主因是「不忍心丟下戰友和病人」這類鬼話!) 這樣不只出賣了工會領袖,也令不少拼出去的牽頭羊焦頭爛額,只好自願 / 被自願編入 dirty team,不復發言。月頭破竹的氣勢忽爾逆轉。上任新官撿了這個好運,立刻把握這個難得機會向醫護人員落井下石,用以向其他界別人仕作殺一儆百的示範。

作為一個普通巿民,除了痛心以外,實在沒有甚麽可以做,也不再願意 “like” 支持一下醫護。自兩傘運動後,觀察各方人仕的表現,我開始不相信群眾活動能夠做出甚麽成績,原因是除了學生外,大部份在職人仕根本不能同心協力為香港人謀福祉。官員為了高薪而沉默,專業人仕為了前途選擇歸邊,退休人仕都上了岸,不願社會放變。人口老化除了是堆數字外,也反映社會大部份人政治取向愈來愈保守。還以為巿民教育程度提高,應會選擇公義,但這二十年的觀察,發現不少人不是不知道社會發生了甚麼事,他們也有足夠智慧來分辨對錯,但他們往往憑自己昔日的信念,選取支持他們想法的「證據」來說服自己沒有錯,去「圍爐」,也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勸導。

開始有點明白二戰時德國的專業人仕階層是怎樣思考。

老實說,整體的「香港人」對我漸漸失去意義,因為當中有著兩群思想上水火不容的成員,無論做甚麽也不能討好每一方。現時香港人在抗逆,少數人散發著刺眼的人光輝 (如替大眾找口罩),但大部份人,其實都只沉醉在搜購物資,並趁機囤積炒賣。對於政策的失誤,大眾反應其實不太大 (幸好暫時社區仍未大爆發)。醫護罷工失敗反映出,社會不少專業人仕除了看錢份上,也太看重自己專業人仕這個身份。由於太專業了,很多日常的事,其至政治大勢 (如替香港人換血,新彊化政策等) 幾乎都無法好好掌握和思考,但對行內事情就十分苛克,不肯聽別人意見,就如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 Léon 一樣。香港人的共業,如無意外將會在同一煲滾水下一同被消滅。我,實在不甘心。

說回醫護,看持續上升的內地入境人數,我認為情況絕不樂觀,大爆發只是時間問題。雖說醫護有責任照顧病人,但有時留下有用之身更加重要 ,不要像燈蛾,為完成內心對專業的追求而撲向燭光。

(Image source)

(但願沒有飛蛾撲向燭光)

圍城

圍城在這處的意思是,用鐵欄把新巿廣場中庭住及又一城圍上馬路鐵欄的意思。

上星期六來到新城巿廣場,見到如面書所介紹的高欄或透明膠板,幾乎把中庭所有玻璃圍欄加高。

每層有兩個外藉保安把守,不是固定在某處而是不停巡邏。

據說這個發展商這幾個月以來都不肯減租,本地人潮疏落了,內地人仍湧著前去購物,但人數已大幅降低,而他們也刻意避開連儂柱。

把音樂噴泉拆掉,趕走小商戶迎來內地客喜歡的商店,原以為已經夠忘本,豈料現在變本加厲,下一步是「港人和狗,不准進入」吧?

回到大圍八爪魚天橋,見到有人不斷張貼 fake news 海報,又把原海報貼上「假」貼紙,以為有用嗎?當晚台灣蔡英文總統仍然大勝,香港人這七個月經歷過的,台灣及全世界都看在眼裡。

幸而,翌日早上這些假消息海報已經全部消失。在此感謝堅毅的年青人和其他有心人的努力。

昨日又一城重開,帶著在新城巿廣場對發展商的不快,今晚特意來參觀一下,一心看看發展商用馬路鐵欄代替玻璃欄杆有多醜惡。

數條電梯仍然未開放,不肯定是在那一組電梯發生疑似打死人事件。

Food Court 竟然不是全滿。

來到見到溜冰場有著如傳聞的微黃泥色。

想起「個人一小步,人類一大步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這句話。

往城大的隧道仍然封閉,但燈仍全數亮著。

然而就算來到城大門口,那兩頭彷圓明園的瑞獸也被木板困著,只留下一個窄窄的檢查入口。

返回商場,突然開始反省,我對又一城發展商是不是太小人之心了?如為何馬路鐵欄和用膠槽蓋著的原玻璃圍欄會有如此大的距離?難道這些欄杆只是臨時加建,將來仍會安裝原有的欄杆,所以鐵欄外留下空間給工人安裝?欄杆用上白色噴漆,尾段連接部份橫切面也用手掃上白油 (鐵通中有一滴油漆),維修工程看來也盡可能維持外表美觀。在高層的玻璃欄杆,看膠邊是新唧上去的,即是說現在見到的玻璃不是沒有被破壞,只是修復好而已。未能修復的部份,就只好用馬路鐵欄圍著。

某些重點商舖外的玻璃窗欄杆,不排除是由別處轉移過來的 (當時忘了去看過究竟)。

看來,又一城管理者的心腸比新城巿廣場好得多,當初錯怪了他們。

人流稍減的又一城,像回復到一九九八年剛剛開放時的時候,充滿空間感,顧客能慢慢寫意的走著,追憶消失了兩層樓高的長頸鹿和拍翼蝴蝶,及那間大型唱片店。

對於破壞這個商場的人和事件始作俑者,希望牆上的說法快點實現。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alvin in the room: blog

隔住塊玻璃隔住個都巿的自言自語

一個廢青在發牢騷

愛與抑鬱的每天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