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校留下的歷史痕跡

之前一日聽過廢墟講座,重新燃起我對這所廢校的興趣,於是試試能否進入。原先估計九成機會失敗,結果很容易便進入了。

跨過倒下的大樹,分多鐘便上到這間,位於青山道七咪、荒廢了十年的小學。

野草漫生的情況比之前看過的相片更嚴重。

拜過門口的關公像後,便進入畫滿塗鴉的校舍。

半點留白的地方也沒有:

藍球架不是被搬到老遠,就是被推倒:

連紀念室的牌也遮蓋,實在太過份。

塗鴉叠塗鴉:

課室內甚麽陳設也沒剩。天花有甚麽被盜走,令屋脊透光?

估不到最右那個是甚麽字。

校園的涼亭:

除了這個跳飛機,其它的都被荒草淹沒。

把紀念室名字記下,再將它們重新記錄在地圖上。

網上找到的另一些舊校相片:

  1. 創校初期
  2. 青山道入口的牌坊

在面書搜索校名 (Youtube 也有),可以從群組相片見到十年前結束時的境況,學校當時仍然十分企理。

到這處的目的,其實是想透過昆才學校紀念堂的碑文,來瞭解六十多年前葵涌區的人和事。這個紀念堂是校舍第二期建築。

瓷相當年是進步的技術,現在則是我心目中第二位最恐怖的裝飾 (第一位是牆上的大頭人像畫),連塗鴉的人也不敢冒犯他們,只有零星的油漆噴在相片上。

心情本是很嚴肅,但被校徽這隻鷹分神,因為真的很像某特攝片反派幫會的標誌。

這些人都是當年出資的社會賢達。第二行正中是邱德根,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刻意的安排。人名名單:

葉德範 陳永華 董之英 張軍光 傅其敏 陳永耀 鄭植之 何傳耀 查濟民

李鎮記 歐 祥 周卓明 伍偉森 邱德根 馮孟東 胡晉康 程振球 曾 滿

鄧 祥 梁錦明 陳慶發 吳文政 許 潻 胡炳先 莊徐光 鄧 生 邱子田

在上述地圖的紀念室,有著其中六位的名字。

石碑刻文:

葵涌公立學校建校募捐小啟

敝村葵涌公立學校創建於 1952 年,由政府撥 (1)
校地約十萬方尺并助建築費半數,其餘半數則由各界樂
育人士之捐助﹐溯當日出力者踴躍非常,不多時即募淂建
築費六萬多元,原可以搬地盤及建課室六間。旋以韓戰爆
(1) ,物價超過預算,故僅能建成課室四間及校務室一所,但
當日收容學生,尚無不敷之感。

七年以來居民日漸增多,以限於校舍學童之未穫 (2)
容者尚有二百餘人,為免其流於失學起見,自非速謀擴建
校舍不可。

茲經詢謀僉同,并經教育司署核定,再建課室四間估
計需費共約港幣六萬元。除由教署補助半數外,所不敷之
三萬元自須另行籌措。惟本村地瘠民貧,茲事體大又非仰
仗羣力襄助不可。

素仰  各界善長仁翁,當地富商,社會碩望,扶掖教
育早有同情,茲特籲請慨解仁囊,玉成美舉,將來新舍落成,
不特失學兒童受惠,即國家社會亦深拜賜於無窮矣。

葵涌公立學校建校委員會主席 傅其敏 陳慶棠

常委 歐陽瑞祥 曾憲燊 羅福來 歐祥 何貴祥 曾華英 曾滿 傅金華 鄧生

委員 羅靜來 羅天送 陳運 陳觀容 沙志堅 李富盛
陳添福 鍾良玉 鄧運來 陳坤元 傅福榮 傅添

一九六零年六月二十四日

註:

  • 標點是筆者所加
  • (1) 原字是

十十
一一 = 發 (撥、發)
氵攴

  • (2) 原字是

𥫗
彳隻 = 穫

由石碑得知,葵涌公立學校是原本的名字,正門上的校名 「荃灣葵涌學校」來由不明。另外,1952 年創校時只得四所課室(較北者),後來才多擴建四間(南面及紀念亭)。荃灣葵涌學校原自傅族傅世仁出售祖產私塾昆材學校(佔總捐款 8.3%,昔日校址在葵涌圍(資料來源)),之後校舍再經募捐擴建 (7/6/1970 , 8/8/1971) 。擴建石碑原文如下:

葵涌公立學校 擴建校舍募捐小啟

竊 本校 成立以來行將廿載,雖未敢
謂有何建樹,惟對社會教育己盡力而
為。邇因來學者日多,原有課室未敷應
用,爰經校董會議決擴建校舍第以茲
事需款頗巨特成立擴建校舍委員會
從事募捐以期集腋成裘尚祈
熱心社會教育人仕慨解善囊惠賜捐
助共襄美舉是所厚望。

葵涌公立學校擴建校舍委員會主席 羅天送 曾永安 傅福榮

委員 林國榮 陳添福 何貴祥 曾華英 曾滿 陳觀容 歐祥
陳進才 陳永明 羅英來 曾伯粦 溫錦昌 羅新喜 陳德昌 李欽 歐陽新友

公元一九七零年六月七日

註: 標點是筆者所加

另一邊的石碑。

擴建時出資的社會賢達(瓷相者):

(左方)

傅福榮 曾木安 曾華英 楊晉培 羅天送 林國榮

何貴祥 陳觀容 羅靖球 陳浦芳 許 添 司徒超

朱 華 陳德昌 溫錦昌 陳添福 羅英來 陳天送

(右方)

楊善明 傅世仁 羅天養 梁忠毅 羅 其 王家穼

陳永歡 大利行 同珍公司 歐黃潤蘭 陳弼章

大利公司 盧 棠 劉僑光 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現代教育研究社

在首兩次「樂助芳名」名單中,現把瓷相出現過的人仕及商號名稱抄錄如下。這些資料有助認識葵涌及荃灣昔日的商號:

昆才學校
陳永耀
陳永華
金錢牌熱水瓶廠董之英
中國染廠查濟民
捷和製造廠鄭植之
荔園企業有限公司張軍光
何傳耀
葵涌中字菜站
律頓治
中國食品公司馮孟東
南豐紗廠
寶星紡織廠
太平毛絨廠
中央紗廠
南新染廠
任合興
東方紗廠
東南紗廠鼎豐鐵廠
華達電影廠
興亞有限公司
慎成織業公司
香港延年置業公司
盈豐酒房司徒超
大隆染廠莊徐光
中華食品廠中新布廠
香港獵會
美亞織綢廠
九龍搪瓷廠
益豐搪瓷廠
福建源
八珍醬園
捷安公司
生生布廠
錦珍醬園
荃灣美XX
富華織造廠
東方醬園
新成公司
南華鐵工廠
友發隆
德安隆
廣源盛
建南行
曾榕
救世軍
余達之
靈X圃
時利和農場
國華磚廠
淘化大同公司
陳五昌堂
雙彩茶樓
羅養記
義豐號
惠安園
信誠
美珍醬園
南華礳粉廠
天盛綢廠
達豐布廠
環球布廠
新生布廠
興隆貨車
南海紗廠
上海紗廠
九龍紗廠
寶星紗廠
新華紗廠
三和號
仁X堂
黃裕昌隆
梅園
協成
德興粉廠
德豐鐵廠
麟生鐵廠
義和香
源豐
利源號
昇平茶樓
永利X業公司
裕豐
和興號
華倫號
伯力士廠
瑞園
油蔴地蔬菜巿場運輪部
楊勝福堂
仁X堂
育福堂
悅和酒莊
利群商店
XX堂
和祥
合權飯店
平安葯局
葉同和
協安公司
源發祥
黃明記
東園
和德隆
鄧安堂
群樂娛樂場
三利
萬利和
邱群記
廣發祥
真香園
黃富記
永生堂
祥利
羣樂號
裕生園
廣生昌

在貫名的紀念室中,其中三位是當時著名的工業家,也有荔園第二代營運者 (邱德根在 1961 年才接手) (資料來源)。另外,募捐名單中,當時著名的富豪亦在列,如律敦治、又一村建設有限公司主席余達之、任合興涼果的邱子田等。荃灣鄉事委員會多名主席副主席的名字亦有出現。(P.S. 4/11/17 根據羅慧燕 《藍天樹下— 新界鄉村學校》 的描述,當時籌款委員會各出奇謀,能找到上述富豪捐款實仗他們的努力)

在擴建的「樂助芳名」名單,商號名稱抄錄如下。相比首兩次捐款,擴建時樂助者多是教育界及附近的商號。

楊晉培
現代教育研究社
同珍公司
育才書店
大利公司
大屋圍村
陳永耀
寶星紡織廠
大雅圖書公司
瑞豐畜牧場
英利公司
浩華書局
興記書莊
德安隆
一心冰室
德生金行
王成記
協成號
和盛號
王成記
天記
義興號
川龍曾立誠堂
環球布廠
英茂眼鏡公司
陳保記
廣義隆
美藝勞作社
成利號
西就士多
豐盛有限公司
滿和號

這些商號現今不是消失了,就是轉營成其他行業,但仍有在原地留守祖業的,例如興亞涼果(搬進附近工業大廈內)及同珍公司。最近得知後者廠房將會改建為豪宅,是原地留守到最後的公司。

再根據同時期 (19/11/1960) 上葵涌村修路碑的名字,上面石碑的名字若在修路碑出現過,會用藍色表示。估計他們多來自上葵涌村、太白田村或打磚坪村。

一開始本來想由這些石碑找出各村村民的名字,可是搜集到的資料並不足以這樣做,看來需要再找一些資料才行。

看著這些籌款石碑,有一種欷歔的感覺,心想他們當初努力為社會做一些事,但只五十年,這些成就已經完成歷史任務,紀念碑的存在諷刺地比這些成就更長久。這令我深深體會到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這塊土地,將來又會是那位過客的旅館?

P.S. 19/11/17 今日到了梨木道一號,現時救世軍葵涌隊的小山崗。

沿樓梯上,見到上鎖的前救世軍幼稚園。

看看右方的奠基石,原來是救世軍收到傅其敏先生的損助,1955 年 8 月而建的學校。想不到兩所校園仍現存的學校竟然有關連。

Advertisements

「墟與實」漫談香港廢墟文化講座

廢墟文化流行了好幾年,我先是接觸網頁,後來看過劉李林的著作《香港廢墟導賞》,電視裡RTHK 上年和今年播出的「城巿遊棄」 III ; 面書網頁就以「無人之境」 和「荒凝止息 † Rufixation」更新較多。今次講座,就是後者在饒宗頤文化館舉行攝影展期間辦的第二輪講座。

剛剛聽完兩個多小時的講座,意猶未盡,講者原本還預備好半個小時內容,但駐場工作人員提示超時要完結,只好將來另覓地方再辦。

近年不斷接觸面書和媒體報導,很多事都水過鴨背。講者 Sing Chan 以香港開埠的時間軸帶出幾處廢墟,一口氣令我重溫這些資料,並把它們聯繫起來; 有些之前我不熟悉或不感興趣的地方 (如中環街巿、白屋等),也經今次講座得以瞭解,增長對香港歷史的知識。

閣麟街百年民房磚牆

  • 從中環半山自動電梯看到的閣麟街百年民房磚牆,原本覺得只是一堵石牆而已,不感興趣。經解說後才知是一幅一順一丁砌成的青磚牆,用作兩邊背對背第一代唐樓的隔牆 (party wall) 。青磚的特色是懂得選擇性吸附水氣,在適當的情況下會排防出來,令樓宇達至冬暖夏涼的效果,是中國傳統高級建築材料;不過,針無兩頭利。十九世紀港英政府經歷鼠疫教訓,青磚這種特性便成為巿區衛生的大忌,於是當局明文規定廢止維多利亞城內使用青磚建築。由於是明文規定,港共政府曾宣稱閣麟街民房磚牆建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謊言,便被拆穿。
  • 嘉咸街永和號原來是香港僅存的第一代唐樓,建於 1880-1894 年,現在的結構還保持良好,十分難得。
  • 廣州式騎樓的出現只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事,香港式騎樓比它更早出現。 (但記得有本書寫過,最早出現應是在多雨的東南亞地區)。

鼠疫墳場麻石墓碑被用作石級

  • 印象中很像很久以前的報導,但其實只是今年二月中的事。

大埔滘神秘石柱群

  • 講者發現五十年代的英文報紙曾報導過大埔滘發現有神秘的迷你石柱群,但由於位置在私人住宅範圍,無法追尋下去。

元朗大三巴

  • 元朗大三巴是元朗一間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豪華村屋,但六十年代朱維德探訪時只剩下華美的前牆,像大三巴一樣。第一次得知這地方,是從 Tere Wong 的文章介紹

金字頂豪華村屋

  • 戰後曾用作警局的金字頂豪華村屋,內有中英文地名的新界東北地圖。若把後來工廠加建的部份拆走,中央部份會還原成一個天井,二樓有石欄杆,十分有氣派。這情景令我即時想起 《九品芝麻官》 中,包龍星就是在差不多一樣的「鳳來樓」練就三寸不爛之舌。
  • 航拍機原來在廢墟拍攝裡十分重要,一些重要的角度必然要在高空才能望到;有時假若不得其門而入,就要靠它去探索。

白屋

  • 現在才知道昔日政治部的大本營在白屋,那裡不屬香港政府控制,情況等同現在的使館、解放軍營或將來的高鐵車站內吧。講者和同道在白屋遍尋整處地方,也找不到昔日通往海邊 / 炮台的秘道。我對該處的認識,只限「日落觀瀾亭」。

「散仔館」為群公寓

  • 六、七年前在網上論壇才得知有這個地方,第一次來到發現整楝轉角大廈外牆都被木板包實。之後幾年大廈開始翻新,外牆木板被拆,但整座樓宇應該不會清拆。原來的深水埗碼頭就在附近,這公寓是給船員趁船埋岸補給或修理時短租用的。

西環大樓

  • 大樓是西環昔日著名的「火井」所在。講者在大樓清除單位雜物準備拆卸前,在一個單位發現國民黨軍人資料,之後和面書群組「秋海棠民國史地」成員聯絡,並補白國民黨一段空白的歷史。華人原來也曾參與過諾曼第戰役!有趣的是昨晚才剛看過 《城市遊棄:#5 》 探索西環大樓,內容和講者說的互相呼應。

銀礦洞

  • 四年前造訪過梅窩銀礦洞,想不到今次可以見到石牆後的世界。令我意外的是銀礦洞原來早在清朝時已經開採,共有三層,最底一層注滿地下水,連作者也無法進入窺探。

原本以為來聽講座的人會很年輕,出乎意料,竟然多是三十歲以上,或者年紀比我更大的聽眾; 男女比例各佔一半,亦令我十分驚訝。整體來說講座資料充足,講者亦樂於分享他的見聞,亦能感受到他的熱誠。談到即將被拆的廢墟中,講者對於「不拿走一物」和「私下保存」這個兩難處境,亦感到困惑,相信對於每個廢墟探索者來說,亦抱有相同疑問。

在講座裡唯一令我不快的,是一位廿多歲坐在我正前方的女士,每隔三至四分鐘,便別過頭來斜視著我是不是在看她,由演講開始到結束的兩個多小時亦如是,從無間斷。我是最早一批入來的聽眾,她是後來者,若果她覺得我有問題,為何不坐在另一位置?真的十分佩服她能如此執著她的偏見 (不累嗎?)。以前亦有過類似遭遇,但全部來自初中十多歲的女生,她們這樣想還可以理解。

alvin in the room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