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

昨天無聊來到將軍澳新都城,隔幾年來一次,愈來愈覺得沒有想看的商店。心想不如去看看戲吧,反正從未光顧過。從手機看了短短的介紹,便選定這套有口碑的《濁水漂流》。

故事簡介 (錄自百老匯院線網站):

輝哥 (吳鎮宇 飾) 剛出獄,回到烏煙瘴氣的深水埗街角,與越南難民老爺 (謝君豪 飾)、洗碗工陳妹 (李麗珍 飾)、毒癮極深的大勝 (朱栢康 飾)、半身不遂的阿蘭 (寶珮如 飾) 等街友們再次重遇。出冊當晚遇上食環署人員突擊掃蕩,輝哥與街友們的家當盡失,剛畢業的社工何姑娘 (蔡思韵 飾)替眾人打官司申請索償,並要求政府道歉。

輝哥與街友們在另覓居所時,認識了一個口齒不清的年輕街友木仔(柯煒林 飾),眾人合力搭建小木屋群來相依為命。天橋底下畢竟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街友們看似平靜又透明的生活被打破,一次意外更令眾人被迫四散。在公義和賠償來臨之前,又有多少街友能捱過寒冬?

(以下劇透注意)

這套電影把七、八年前食環署亂把露宿者的家當棄掉事件為主線,把觀眾的視線由新聞改由他們的角度來看,看看一切的緣由是甚麽。是地產霸權?深水埗是一個窮人住的地方,為了建豪宅便把弱勢的靈宿者趕盡殺絕。單身排隊上樓 (公屋) 的龍永遠排不到,相反內地人一來就有屋住,這樣公平嗎? (下面片段含粗口助語詞,不喜勿入)

是的,露宿者的出身確是不好,但不代表政府可以這樣不公平對待他們 (要先把腦袋時間線撥回 2019 年之前。題外話:不要習慣不公平)。

之前不是沒有民間和政府妥協好的洗地規舉,只是地產商要硬來,酷吏便趕走這群弱勢社群,丟他們的家當。何姑娘替眾人打官司,最後署方只肯賠償不肯道歉,眾人都明白政府只會賠償,但輝哥堅持要署方道歉,這事成為他們眾露宿友分裂的主線。為了情當然接受賠款了事就可以,但為了義就不能退,輝哥認為一開始是政府犯錯,不是他們做錯。他們做錯甘心承受法律上後果,可是為甚麽政府錯了可以不負責任呢?最後輝哥在情興義之間,選擇犧牲。這種風高亮節 (對自己追求完美的自身完整性 (integrity) ,呼應著今日端午節紀念的屈原的性格。

這套電影的演員很特別,橫誇了這個部落格曾介紹過不同年代的電影和電視,其中片頭吳鎮宇一出場是出獄,活像《衝鋒車》開頭一樣。相比其他演員,吳鎮宇外表好像沒有特別蒼老。李麗珍就多了份戲裡戲外都感到的滄桑,寶珮如我就要看完戲再看簡介才知是她 (原來她在亞視出道時已經不年輕),朱栢康演出的角色性格和《空手道》中一當很一致。蔡思韵的演出和《幻愛》中的葉嵐也差不多。木仔(柯煒林)有著和游學修一樣的影子 (我承認我有點面盲 orz),尤其是在他往新木屋勸告輝哥更似。客串的葉童我也認不出來。片中亦有自已演回自己的,如北河同行深水埗明哥就做回明哥,甘浩望神父就做返自己。

電影一直很暢順,直至近尾劇情發展得太快到我不能適應,如木仔大半部戲都是說話結結巴巴的,怎麽回家一段時間便可以說話流利兼有強烈說服力?老爺 (謝君豪) 為甚麽尋死,我想也想不明。

總結電影是有反思社會的,只是略嫌遲拍了五、六年,社會一切都已大變;社區組織協會 (片中何姑娘的社工組織和電影的幕後協力) ,也與我 2012 年前認識的不再一樣。

看《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

一向知道一百多年前花地瑪聖母顯現這件事,香港不少天主教教堂也以此名。以前我一向的焦點都落在第三個預言之中,而於顯現這件事的細節並不十分清悉。

最近得知有電影《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以這件事做主題,當然想去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麽事。在看之前,先打個底聽雲海 Youtube 內鉅細無遺的版本 (基於 William Walsh 1954 年 的著作 <Our Lady of Fatima>)。聽完後把這件事件由一個傳說,演化成新聞一樣的事實陳述,有助站遠一點分析。

故事簡介 (改寫自 Yahoo!電影介紹)

1917年,歐洲慘遭第一次世界大戰蹂躪。在葡萄牙花地瑪 (Fatima) 教區 Cova da Iria,一名 10 歲的牧羊少女路濟亞 (Lúcia de Jesus Rosa dos Santos) 和她的表弟 (Francisco de Jesus Marto) 和表妹 (Jacinta de Jesus Marto) 在牧羊時,多次見證「聖母瑪利亞異象」。她告訴他們,除了痛苦,就只有祈禱才能結束大戰。聖母顯現的消息,隨即傳遍全國,成千上萬渴望目睹神蹟的朝聖者蜂擁而至,卻同時觸怒了教會和反對宗教迷信的政府官員。從此三位孩子及其家人的生活不再平靜,他們不斷被質疑,甚至被脅逼要承認一切都是說謊造假....面對無盡的荊棘與試煉,他們如何繼續傳揚來自聖神的信息?

由於都知道了事件的大致詳情,入場時的期望是感受當時的氣氛。這套電影並非以傳教為主,很多神蹟都沒有表現在畫面,導演其實想要拍另外一個主題,就是電影開頭 (1989) 美國教授 Prof. Nicolas 訪問年老的路濟亞修女時所問的問題 ── 你記掛的 “Mother” ,是眾人之母 (聖母瑪利亞),還是你的母親?

(下含劇透)

想像一下三個小孩牧羊時見到聖母,當然守不住秘密,神蹟漸漸由一個窮山區傳開去。四方八面想來求聖母醫病或祝福的信徒,自然地開始湧來這個平靜的村莊。這帶來了幾個問題  ── 首先是群眾聚集引起政府注意,怕這種「謠言」引起政治動盪;第二是引起宗教人仕的妒忌 (他們心想:我侍服天主這麽久,神學知識淵博,你們三個文盲小孩憑甚麽能夠見到聖母?),甚至主教也要親自來重覆又重覆地審問這三位小孩。無論是官員和高高在上的神職人員,都一心想迫她們說一切神蹟都是謊話,這樣他們便不用解決問題,因為已解決帶來問題的人。路濟亞最初覺得說真話令到不少人受苦,曾有過一刻想放棄,但見到九歲表妹 Jacinta 的堅持,才驚覺要對聖母忠誠才是,所以她心裡一直都很佩服表妹的虔誠。路濟亞的表弟表妹在聖母顯現第二年後,因西班牙流感死亡。奇怪的是 Jacinta 的屍身,經歷三十多年後仍未腐化,後來才開始腐化,也許是要向世人再一次顯現神蹟吧。

另一方面,來自四方的信眾多數家貧如洗,便在聖母顯現的地方駐紥;路濟亞父親的農地就這樣被踩平,農作物失收,冬天糧食沒有著落。由於路濟亞的哥哥被徵召當兵,家中環境已經捉襟見肘,儘管路濟亞媽媽瑪莉亞 ( Maria Rosa Ferreira ) 極力反對,為生計也只好賣走路濟亞的姐姐當女傭。想像一下,瑪莉亞作為村莊裡少數讀過書的女性,除了生活,平常還要招呼官員和教會人員已很疲累,又記掛上戰場兒子的生死,而她又見不到路濟亞所說的聖母,壓力可真不少。她也寧願路濟亞和表弟表妹說的是假話,免得引起不知如何收拾的局面。但路濟亞每每面對質難,總是瞪起眼睛,堅決地說這是事實。瑪莉亞毫無辦法!反而,路濟亞父親 António dos Santos 見到路濟亞的堅持和虔誠,沒太多掙扎便漸漸相信她。為人父母,真是艱難。

花地瑪聖母最後一次顯現時 (13/10/1917),施行太陽神蹟 (Miracle of Dancing Sun),下了兩日的暴雨突然停止,裂出青天讓太陽出現。電影播那一幕時把鏡頭轉來轉去,表達得很含蓄,含蓄到一個地步教我完全不明白!另一個濕地變乾的奇蹟也沒有拍出來,一切很平實,盡量不把「不科學」的一面拍出來。

以下由網上找到的三張照片,都是 1917 年在現場拍攝,以 AI 著色,可見到當時地面是乾的。

最後要說的是飾演十歲路濟亞的 Stephanie Gil,樣子確實很可愛,令到上面所說「路濟亞每每面對質難,總是瞪起眼睛,堅決地說這是事實」的情景格外動人。後來才知道,她原來就是上年《未來戰士:黑暗命運》中飾演未來強化人戰士 Grace 童年的演員,然而裝扮和這套電影相差很遠,認不出來。

alvin in the room: blog

隔住塊玻璃隔住個都巿的自言自語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一個廢青在發牢騷

愛與抑鬱的每天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