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看舊戲 (下)

(續前文)

3. 遊戲人間三百年 (1975)

一向很喜歡看一些有哲理的電影,這個假期終於看了這齣譚炳文的代表作。

(圖片來源:香港影庫)

錄自兩年前電影節目辦事處介紹 (括號內注釋為我補充)

譚炳文飾演的村民葛大和 (粵語配音稱葛大河,後文統稱葛大河),在戲中被刻薄少爺 (陳鴻烈) 趕走後 (1696) 被老漁民收留,並娶其女兒 (李香琴) 為妻,一次捕獲巨魚後,釋放被困葫蘆千年的神仙 (劉一帆),而被許達成兩個願望。大河堅持要用不盡的金錢和長命不死,於是展開了一場意想不到的、歷經悲歡離合、慾望得失的三百年之旅。譚炳文一人分飾葛氏家族幾個世代面貌一樣的子孫,與幾個女子輪迴轉世、緣起緣滅;原以為從此可以逍遙快活,但後卻因財富招來不幸、因長生不老而無休止地看著所愛之人一個個衰老死去。影片在荒誕幽默中也探討嚴肅的人生哲理,正如片中神仙所講,「金錢與時間是人生的兩大重擔」!

《遊戲人間三百年》主角名稱的來由,估計與戲中葛大河的家鄉浙江一位三國時期的仙人葛玄有關。葛玄的師傅就是曾經戲弄曹操的左慈,葛洪則是其族孫。至於三百年的設定,估計是另一位成仙的陰長生的壽命;他比葛玄還早出生,後來故事輾轉流傳成了「葛仙翁 (或左慈) 遊戲人間三百年」。

(注意下文有大量劇透)

大部份人的願望,不外是用之不盡的金錢和長壽。大河被刻薄少爺趕出來,後得老漁民收留,並把女兒嫁給大河 (看四十多歲的李香琴扮情竇初開的少女很要命!)。一天,大河從葫蘆放出被困的神仙,神仙給了他一個取之不盡的金袋,和一副不老不死的身軀。

成為有錢人後,當然是想納妾,元配不允,大河亦不退讓,氣得她大著肚走回娘家。刻薄少爺勾結縣官,誣告大河勾結汪洋大盜,準備充公大河財富。時大河到青樓見識,臨走時遺下金袋,被火燒掉。突然而來的財富,即使不是偷呃拐騙而來,也會招來偷呃拐騙之徒向你埋手,這就是金錢萬惡的本質。原本大河要被滅口,可是他頭斬不斷,身體不怕水浸火燒,這種超人的能力使大河很得意。縣官沒有辦法,只好一直囚禁他,直至退休怕下一任縣官翻案才把青春不老的大河發配邊疆 (AD1760)。臨走前重遇白髮蒼蒼的元配和已經四十多歲的兒子。心中感慨親情比金錢買到的東西更寶貴。

大河趁一次機會由邊疆逃走,回到家鄉已是百多年後的事,妻子和兒子都早已經死掉。因他的樣貌和元孫 (四世孫) 葛大根相似,大根的妻兒誤認他還和他睡在一起,令得大河意識到他的異常不適合留在家鄉,只好隻身流浪。後來試過娶幾次老婆,但每次都看著老伴、兒子或朋友死去,心裡不是味兒。再流浪之時遇到另一主角革命黨人林國榮。大河救了國榮,後在被殺的官兵身上拿走搶掠得來的珠寶,大河不想把手上的財富送給革命黨,因為雖然他不老不死,但也會餓,於是兩人分道揚鑣。大河用這些金錢享受人生,再娶老婆,老婆老死後再娶,如是者試娶過不同性格的女人,從此對娶妻有一套獨特看法:夫妻相愛匆匆幾十年,相處得開心的就好,相處得不開心就要痛苦幾十年,何必呢,寧願孤單一個人過活。

鏡頭一轉,到了淪陷時間,一個炸彈把大河的妻子兒子炸死。在街頭重遇潦倒的國榮,心中不禁詫異問年青時心中充滿理想、應該做大官的國榮為何會如此?國榮簡單答道:政海浮沉,人事變遷。好好一個有理想的青年,就這樣給歲月和人事磨掉了。

國榮本想招呼大河到家裡住,但四五歲大的孫女玲玲向國榮說家裡沒有米飯,大河只好離開自力更生。在三年零八個月中,國榮和大河成為知心朋友,令大河的人生稍感溫暖。重光前兩日,國榮家被炸彈擊中身亡,孫女玲玲失蹤。

後來大河成為富豪,因答應過國榮照顧玲玲,所以登報找她,終於在一間夜總會找到已長大成人的玲玲,並招呼她到家裡住。這時神仙出現,勸說大河娶玲玲,說是上天主意。大河覺得他是玲玲的長輩,要娶她有點過份,內心交戰。但後來覺得玲玲很適合他,而她亦很難獨自生活,於是雙方都願意,娶了玲玲。大河這時修正了婚姻觀:只要找到對的人,又何必孤單一人過活,還可為對方帶來幸福。

(這處是七十年代中的舂坎角炮台)

幸福的光景不長,年華老去的玲玲,不能接受自己容貌比丈夫蒼老,於是去整容,怎料手術失敗自殺。傷心透絕的大河於是決心自殺,但怎也死不了,還連累了司機。這時他又見到神仙。大河說自己過了幾個人的人生,總結做人無意思,都是為名為利,太多煩惱。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要開心的唯一方法,是知足。最有趣和最痛苦的,都是「死不了」。

看完這套戲,終於明白「壽星公吊頸 — 嫌命長」原來不是講笑,要笑都只能是苦笑。即使像另一套電影 《星際啟示錄 (Interstellar)》,男主角 Cooper 突破光速,也能見到自己臨死的女兒和曾孫,但他仍只是「一生(或半生)人」,沒有葛大河對生命的視野。

另外,八十年代歡樂今宵「蝦仔爹哋」盧海鵬獨領風騷,原來劇中三叔和大白鯊十多年前已結片緣,難怪從之後炳門的訪問中,總覺得他們對當時節目有些不滿。一個時代無論多璀璨美好,總會有過去的一刻。東方之珠,都到了黯淡下來的大限。

假期看舊戲 (上)

這個假期之前重溫了《發夢王大歷險》,因而重溫另一套《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從《Space Oddity》一曲,再引發我看下面這部經典電影 ── 2001 太空漫遊 (2001: A Space Odyssey)。

1. 2001 太空漫遊

小學時在太空館看第一齣 IMAX 全天域電影,播出的背景音樂是 R. Strauss 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30)》,是 2001 太空漫遊》這套電影的開首曲。這套電影在美國人登月前一年公映 (1968),也就是 《Space Oddity》1969 發表前一年推出,至今已有五十一年了。

之前很少人寫或談論這套電影的內容,包括導演寇比力克自己,只是說這套電影很經典很經典,今次看完後終於明白原因 ── 因為這套電影少對白,影像多,具王家衛風格,而且極少人明白這套電影後半部想表達甚麽,包括我。對於首映禮時有嘉賓提早離場,我十分理解,因為電影後半段我都是 fast forward 來看。

電影分三部份,第一部份是史前人類非洲的祖先藉著接觸黑石 monolith ,令智慧提升得以用工具 (動物骨頭) 趕走入侵者。第二部份是 Dr Heywood 來到太空站,在月球發現第二塊黑石。第二塊黑石沒有令眾人提升智慧,只是一個幾百萬年前由外星人放在這處發出訊號的裝置。由於發現外星文明這件事會大大打擊地球人的生活,所以政府和科學家都不願公開。在星際飛機一幕,見到座椅背後有一個個人平面電視,太空站亦設收費視像電話。這些十多年前看來普通的東西,寇比力克四十多年前已經預計得到;電影中還曾出現過平板電腦,而這幕亦成為 Apple 對手反對 ipad 取得全球唯一平板電腦的專利。

(Photo Source: YouTube)

第三部份是木星之旅。一部可用聲音操作的大型人工智能電腦 (HAL 9000) 據稱從未試過出錯,如果有一天它出錯,而給人類發現了,它會怎樣想?它會跟慣性程序讓人 reset 它嗎?說明是人工智能,當然程式會令機器覺得自己是個「人」吧。另外,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裡不再劇透了。

(Photo Source: YouTube)

(題外話:有些立法局議員,就是明知有些議案會帶來毁滅性後果,包括自身利益的毁滅,也會投贊成票。)

接著就是著名的 StarGate 場面。這個場面影響了整個世界,包括七十年代日本的機器人卡通片。

我就是在這處開始 fast forward ,直到來到一間酒店房,第三部主角 Dr David Bowman 見到另一個自己老了,接著年青的博士又消失,再見到另一個更老的自己,接著又變回一個小孩,腦中堆滿問號之下只好放棄繼續看。如果看片之前做足功課 (指和電影同時出版的書或資料),就會留意更多細節,包括那塊酒店房的床頭板。

由一部五十一年或相近的電影,我見到的是社會向前和人們對未來的展望。

 

2. 昨天.今天.明天

接著看龍剛 1970 的昨天今天明天》。

錄自四年前電影節目辦事處介紹

龍剛把法國存在主義作家卡繆的名著《瘟疫》(亦是本片的原名)搬到香港發生,神秘瘟疫突然在社區大規模爆發,使死亡人數不斷增加,人心惶惶,政府卻束手無策。最後憑着醫生研製的新疫苗擊退疫症,令城市重拾生機。龍剛野心不少,起用數十位國、粵語片紅星助陣,並得到政府支持作實景拍攝,在當時堪稱壯舉。可惜故事被指影射「六七暴動」,結果慘遭大幅刪剪及易名後才獲准公映,事件至今仍然成謎。雖然現存版本殘缺不全,但仍無損其可觀性及前瞻意義。經歷過沙士一役的香港人,自會更感共鳴。

根據評台黃淑嫻的文章,才知被迫改名的昨天今天明天》,原來是指電影中揭露鼠疫爆發的電視台時事節目的名稱。更離奇的是電影未上映先被內部送檢,連龍剛也不明白,就被剪得支離破碎上影。鄭政恆在香港影評庫寫到,原劇本中很多枝節也被刪走,令影片中角色人物感染力大減。

對這套片很有期望,希望可從沙士事件中印證電影的情節,如有遭隔離人仕從隔離營逃走等 (他自己知道沒染病,但入了營就一定會染上,會死,於是逃走;但全香港人都會覺得他這樣做很自私,對與錯很難說清楚。可是片中那個人,最後在城門水塘病發身亡)。可惜,網上只得普通話版本,又沒有字幕,不明白很多劇情。只知靠著全港巿民的團結,醫生發明了疫苗,疫症終於受控制。戲中那種團結精神,在沙士時除董建華那批高官外的香港巿民身上都見過;那種氛圍和現今社會被分化得嚴重的香港來比較,不可同日而語。

此劇得到港英政府協助拍攝,提供直升機及開放軍營,又有大量六、七十年代街景。如戲中有剛建成的彩虹邨,和舊斧山道教堂「上元嶺聖家小堂」。據薜家燕坐的私家車由這處駛至見到彩虹邨仍未建成的紅萼樓的路線推測,這所教堂現今位置在宏景花園 1-3 座範圍:

令我驚喜的九龍醫院。雖然建築還在,那種空間感是另一個模樣了:

這裡原來是香港電台,當時剛好落成:

在現今科學館和歷史博物館位置的漆咸軍營:

(接下篇)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alvin in the room

...... every person on earth plays a central ro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And normally he doesn’t know it.

naraku諾仔的記事本

喜愛打機的山系女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