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閱讀:一個關於陪審團的研究故事

上星期聽李怡的一分鐘閱讀 (#3571),聽到一個十分耐人尋味的故事:

話說美國某大學一個研究小組的學生,曾幫地方法官做過特別的研究 ── 調查陪審團的審議過程,找出改進的方法。

學生們訪問了當地幾十位法官、檢察官、前任陪審員以及法院裡的其他公務員,提出形形色色的問題。...

令他們訝異的是,這些答案似乎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反而是 ── 陪審室的桌子形狀!在有長桌的會議室裡,坐在桌首的陪審員(即便這個人不是陪審團主席)往往會主導整場談話,妨礙大家公開分享彼此的看法。但在有圓桌或橢圓桌的會議室裡,通常比較講究平等,對事實和理據的辯證比較齊全和不厭其煩。於是這個小組作出結論 ── 在圓桌上的陪審員所作出的判決是最公正無誤的。

學生們對這發現感到興奮。...而法官也像他們一樣感到興奮,理由同樣是因為簡單易行。這位法官立刻對他轄區內的所有法院下達命令,而且即刻生效:

「移除所有審判室裡的圓桌和橢圓桌,改用長桌。」

(Photo source)

故事就此打住,下回分解。為甚麽法官會採取一個和學生們結論相反的建議去執行呢?

昨天午飯時間忽然記得要追看下集,於是在網上重溫下集 (#3572) 的結果。

原因是,法官想改善的目標並非辯證過程的齊全和判決結果的公正無誤,而是加快審議的速度。他只想減少訴訟事件表上越積越多的案子。

學生對此感到十分失望。

這個故事出自保羅‧史密斯的《說故事的領導:說出一個好故事,所有人都會跟你走!(Lead with a Story: A Guide to Crafting Business Narratives That Captivate, Convince, and Inspire)》的序言。作者想說明的是:「展開研究調查之前,先要確定目標何在」。

對於這個故事,我沒有對背後的道理和教訓感興趣,反而想起政府近年施政錯失連連,違背民心,原因何在?答案就是政策的目標,和普羅巿民想政府達到的目標有很大出入。

這陣子遇見入職公營機構多年的舊同事,發現他們的想法和我對他們所屬部門的期望有很大出入。例如,政策透明度令他們工作時十分為難,「最好就甚麽也黑箱作業!」;「無障礙環境」令他們改動通道時滿足到上方部門要求時,卻苦了使用者,於是被客方投訴,左右為難。諸如此類事情令他們覺得香港太多「刁民」,被他們「欺負」得十分不是味兒,埋下仇視他們的種子,政治取向轉變為強烈支持建制派。對此我感到十分不是味兒。

前天港鐵觀塘線癱瘓兩小時,有人說起港鐵的「取消回程九折,改為每程九七折,不是對乘客更著數嗎」言論是大謊言,計算一下便知每程九七折當然不及回程九折的優惠;但原來,打九七折的原因,竟是為了特區回歸二十年而設。換句話說,今年港鐵不加價兼有回程優惠,是官方慶祝活動之一,而打折數字是為了討好上層,而非以優惠普羅巿民為目的而設立。

要解決根本矛盾,需要一個無篩選的普選,令政府和半官方公營機構政策和民意所向一致,一切才能撥亂反正。

有病童話 / 影子

近幾個月開始留意 AM 730 蔡妙雪的「有病童話」專欄,想不到偶然從圖書館借到一本她的同名結集 (還是新的?不知道。) 作品,才知此專欄不經不覺已經畫了四年。很同意序言寫的:「香港病了,這是許多香港人都感覺得到的。所以香港的童話無可避免也「有病」了。

sicktales

我不記得之前曾經刋登過的內容,全書的作品都像是第一次看,十分新鮮。閱讀第一章「瞎子村」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現代愛情故事,尤其令我難忘。自雨傘運動後,幾乎沒看過一些回顧文章,因為不是太學術,就是太著重個人感情,這個故事提供另一個角度來思考。故事描述瞎子村的年青人梁山伯和祝英台,覺得不應該綁著雙眼,便向村民遊說抗爭,加入的年青人愈來愈多。對於憤怒的村民他們毫不退縮,但是當公公婆婆說他們的行為令年輕一輩與親友關係撕裂,他們猶豫了,運動結束。為了顧全大局,他們於是只好服從村民的建議,各自和父母選定的對象結婚。

在「傳統派」人仕眼中,那不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大團圓結局嗎,最後加多一場 BBQ 結束就更好。想起兩年前雨傘運動中的年青人,和覺得被不孝子女出賣的父母,雙方情感都被傷害,傷口令抗爭的意義變得不再重要。中國人以情害理的傳統,不一是一朝一夕能改變,而我相信永遠都不會改變。

借出此書的同一日,村上春樹剛巧獲頒 2016年「安徒生文學獎」。上星期看蘋果日報馮睎乾 的文章《與自己的影子對決》,談到安徒生的短篇小說《影子》,令我對這個短篇充滿興趣。於是又去圖書館借了一本《安徒生故事全集》來看。看第一次時完全不明白他的寓意,看第二次時把故事分析,才有一點了解,但只屬個人見解,不知道和作者原意有沒有出入。後來再在網上搜尋,發現這篇故事寓意眾說紛紜,由最後影子取代真人的結果,每個人都可以作出各自認為的寓意。

故事簡略

由北歐來的年青學者到熱帶地方旅行,天氣的悶熱令學者不適應,終日把自己困在房裡。學者偶然對對面房子的神秘住客產生興趣,笑說希望影子可以一探它的秘密。結果,從少到大跟他如影隨形的影子當真離他而去。幸好,新的影子又再重新長出來。

舊影子不只變成真人,還衣錦還鄉。影子把他的成功故事告訴中年學者:這個世界其實很齷齪,只要你掌握他們的話柄,就可呼風喚雨,但相信人間真善美的學者不認同。臨離開前,舊影子希望帶窮酸的學者去旅行,但條件之一是要影子要當主人,學者去當他的影子。學者沒依從。

多年後,由於學者相信的真善美並沒得到世人認同,他感覺失落,身體開始出現毛病。舊影子此時再訪中老年學者,提議一起去溫泉區渡假。這次學者終於同意掉換角色,來一趟「跟著矛盾去旅行」。

在溫泉區,舊影子邂逅美麗的公主。公主有個明察秋毫的毛病,並指出舊影子的毛病是「沒有影子」。狡滑的舊影子說學者就是他的「影子」,不過他仁慈地裁培他到一個極像真人的程度,而且他的「影子」喜歡別人當他真人一樣。舊影子外在條件足夠,但想起國家的未來,公主準備一堆難題,想考驗舊影子這個準駙馬;但影子說,這些小學雞難題連他的影子也懂回答。結果,學者把公主的問題一一化解,公主於是覺得舊影子相當誠實,夠條件有魅力有學識成為她的丈夫。

舊影子對學者說他婚後想學者永遠做他的影子。學者不從,並警告將會告知一切真相給公主聽。舊影子只好立時把學者關押起來。舊影子走到公主面前,哭訴他這個「影子」想作反。結果,在獄中的學者被處決,永遠沒法聽到舊影子和公主婚禮中的禮炮聲。

我的解讀

我沒有如村上春樹那樣正面的看法。我覺得這個故事說明相信真善美的人,根本不懂世情;即使公主有明察秋毫的能力,只要把黑白顛倒,亦能說服她,因為觀察力只能分辨事實,不能分辨背後的真相 (尤其是相對情況下的真與假),而她只需要一個伴侶 (舊影子這方面比學者優勝)。世上大部份人重感情多於理智,只要因為另一些條件,相信其中一方,真相是甚麽也不再重要,只會徹底相信下去 ── 這是真心歸邊吧?所以有些人愛國,就會覺得權力說甚麽也是對,有問題的一定是反叛的年青人吧?

記著結局,就是學者被處決……

 

正如「有病童話」一書序文指出,童話其實很立體,不過因為兒童消費巿場商品化後,童話才變成美好夢幻樂園,令人以為是哄小孩的書而忽略它。《影子》這部作品,正正就是這個說法的最佳例子。

Alvin In The Room: Journal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