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行粉嶺龍躍頭

接上篇,遊過皇后山印度廟後,返回沙頭角公路,經新圍軍營旁一段無名字的馬路往新圍 (覲龍圍) 參觀。

新圍軍營迴旋處入口旁矗立一塊碑石,紀念 1967 年時由伊利沙伯女皇陛下第六廓爾克來福槍部第一營 (1st Battalion 6th Queen Elizabeth’s Own Gurkha Rifles)、愛丁堡公爵屬下第七廓爾克來福槍第一營(1st Battalion 7th Duke of Edinburgh’s Own Gurkha Rifles)、第六十九廓爾克獨立野隊 (69 Gurkha Independent Field Squadron) 及龍躍頭客村民以大埔理民府供應之材料,軍民合力建成這段馬路方便覲龍圍村民出入。

新圍軍營內望:

馬路旁邊已殺校的龍山學校,曾被用作投票站。

沿著馬路一直前行,見到軍營鐵絲網外就是一列列緊接的民居,和裡面空礦的營舍成為強烈對比。轉一個彎,便到了經修復後的鄧氏新圍,又稱覲龍圍。門口黃磚部份是未經修復前的城牆。

接著來到由南向北流的麻笏河,本來經橋 (NF179) 可以穿過馬屎埔村,但上年七月馬屎埔村被強迫收地後,連路亦關閉。

現在的相片,黃沙萬里:

前年拍攝的相片,黃沙位置是一片翠綠的蕉林:

牧羊人和羊群或許仍會在河道兩邊經過覓食。

前年收地前拍攝的拼貼照:

一切已經消失殆盡,就像曾經璀璨的香港一樣,非常可惜。

返回原路,沿龍躍頭文物徑逆走,經過不對外開放的的善述書室。話說覲龍圍內有一間「覲騰書室」,是一間兩層平房,現在看去像是住宅,或許以前外貌曾經像善述書室,不過後來重建 (1986 年 12月) 後再改變用途,只剩屋外四個大字。

沿麻笏河來到仍未開放的天光墟北區農產品批發市場的水泥橋外,見到兩個石碑,小字跡模糊,應是河道改變前水泥橋附近位置的濟安橋。依稀見到建造年份是由「民國」計算,那即是約有 70 至 110 年歷史。

接著來到乾隆年間興建的麻笏圍門樓,門上紅砂石額刻有「欝葱」、寓意草木茂盛之地,可證該圍原稱「欝葱圍」。

或許先要介紹一下龍躍頭文物徑。龍躍頭鄧族於十四世紀由錦田移居至此,先後建立五圍六村、即老圍、東閣圍、永寧圍、麻笏圍及覲龍圍。六村即祠堂村(慈棠村)、麻笏村、永寧村、新屋村,小坑村及覲龍村。五圍的圍門仍在,但部份村落已經完全翻新,從民居中難見歷史面貌,但從部份公用設施 (如覲龍村的井泉和井神位),仍可窺見歷史痕跡。

再向前走,見到一些很土炮的廣告,不禁莞爾。

接著來到有六百年歷史的老圍,門樓曾經成為郵票封面:

圍內也有一個古井,若城門緊閉村民也有水可喝。

下一站是三進二院式松嶺鄧公祠,但來到卻不得其門而入,上一次來是可以進入的。

應是和屏山鄉事反對政府建過渡性房屋有關。(獨立媒體報導)

參觀過鄧公祠旁邊的天后廟後,再向旁邊「祠堂村」走去,見到「慈棠村公所」,估計慈棠村才是原本的名字。

接著來到東閣圍。

永寧村:

接著忘了去最後一圍  —— 永寧圍便離開,看 google map 樣子和上次去時差不多,那就用舊相吧。:P

據蘇萬興的解釋,「帶礪永寧」比喻長存。

上次來到這處,很擔心遠處剛落成的高樓會否重覆當時錦田菜園村的命運,威脅前方的農田。結果慘遭滅掉的是右方遠處的馬屎埔,而不是這裡。

接著來到另一著名景點「石廬」,遠遠打個卡便算。

最後一站是 1951 年建成的崇謙堂。葉漢良小時候也曾在這裡參與教會活動 (面書連結)。

崇謙堂附近是另一個古蹟「乾德門」。

最後越過麻笏河返回聯和墟完成今日旅程,過橋前見到 1928 年從謙橋重建石碑:

連結:

  1. 官方龍躍頭文物徑介紹
  2. 行行企企路線 – 龍躍頭文物徑

皇后山軍營印度廟

是日元旦,本想找個山去登高,最後選了去獨一無二蓮花六角皇冠形皇后山軍營印度廟,順道探索一下皇后山公屋居屋附近的環境。

根據網頁介紹,要乘小巴 52B 到布格仔下車,再往公廁後面上山。中午到達粉嶺火車站旁小巴站,見到候車人龍竟然排成 U 形用上兩條小巴線,只好另覓方法前往。上個月九巴和城巴往皇后山邨的巴士啟用,於是試試乘在粉嶺中心乘 78A 往總站山麗苑,到時再想辧法繞路往布格仔路前去。

15 分鐘後在總站山麗苑下車。

這裡可以直望軍地後山義勇軍的徽號,另一邊可以望到新界東北堆填區:

疑惑地沿地圖上堀頭迴旋處前行,奇怪沿路也有不少人同行,莫非盡頭有新路?左邊山上每座有號碼的前軍營,現已成為已婚警察宿舍。

果然,在山麗苑後方有條新斜路前往布吉仔;盡頭鐵絲網裡面的山路就是前往印度廟的捷徑 (~5 分鐘)。

傳統前往印度廟的路和這條捷徑都是由這個公廁左面,穿過兩層鐵絲網進入,右轉往捷徑,左轉往傳統路綫前行。

沿鐵絲網旁的路前行,不久會見到舊軍營建築物。在其中兩棟建築中間會有彩帶,向建築後方上行,穿過另一個鐵絲網後,沿著初段滿佈八十年代生力啤酒樽和玻璃碎向上走。

如果繼續前行,上樓梯後會見到另一些營宿,亦綁有彩帶。

再繼續前行,會聽到來自下方狗吠的聲音,這代表走錯路,要回頭。至於那些彩帶,其實是由另一些穿過鐵絲網入口,朝向由我來的方向前去印度廟。中途聽到山坡下方女孩說有蛇,幸好沿路一直碰不到 (所以切勿春、夏天前往)。雖然走錯了路,總算多看一些營舍,並沒有損失。

返回之前的碎玻璃山徑,接著會經過 78 號宿舍,右轉上樓梯後到達 76 號宿舍,轉右經過一排有蓋走廊便見到印度廟。

76 號營房,房裡空空如也,只有訪客留下的樹枝:

映入眼簾的除了六角形印度廟外,還有旁邊一個金字頂矩形儲物屋。

看相片一直以為印度廟處於深山之中,原來是這麽開揚的。

由區議員羅庭德的訪問中得知,這張 1975 年 4 月 15日的相片就是由下方的平地拍攝;相片右方是 76 號營房。

將來在下方會有樓梯直接前往這處,不用再辛苦穿林。估計下年開放。

標準拍攝位:

介紹牌:

五個入口之一的特寫 (向著神壇的入口):

旁邊的拜祭濕婆及其他神祇的神壇,和上方的入口向著同一個方向 (西北)。(留意前方的台階也髹上紅色)

六個斜頂把雨水引致三角形的儲水池,再導入圍住廟邊的六角形水溝。

唯獨前方 (下圖) 和近獨立儲物屋那邊的儲水池例外。

進入廟內拍攝,地下有一光一暗六星形圖案:

廟內光線由每邊一線顏色玻璃天窗引入:

兩個角度看神壇:

看到不少遊人入內擺甫士拍攝,十分有趣。

逗留大半小時後,便沿捷徑返回皇后山邨,中間經過仍未開放的皇后山商場:

下圖右方是未來的巴士站。為了隔阻噪音,便建了這個半開放式的隔音屏;很欣賞它既能隔音,也能透光的設計。

終於見到這架傳說中的城巴:

外圍地區多年前已有這種特色命名:

下篇繼續寫粉嶺其他地方。

連結:

1) Now 財經 – 被遺忘的印度廟 (22/1/2021)

alvin in the room: blog

隔住塊玻璃隔住個都巿的自言自語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一個廢青在發牢騷

愛與抑鬱的每天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