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抽象遊戲地景

是日到了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參觀「我們的抽象遊戲地景」,回顧一下香港昔日前衛的遊樂場設計。

這個展覽介紹幾個昔日的遊樂場,包括石籬遊樂場、常盛街公園、沙角邨遊樂場、坪石遊樂場和京士柏兒童遊樂場等,除了最後一個以外其他從未到過 (指最初落成時面貌)。其中展覽重點是 1969 年年報也有刋登的石籬遊樂場,前文 「漫遊下葵涌」時曾經提及過。此遊樂場由美國藝術家 Paul Selinger 向市政事務署提出,經由馬會資助,1969 年建成。

(上圖左起:大滑梯,Sam’s Handkerchief,My Watch Band、Pipes Piece)

1:150 模型:

1:75 模型。

HK01有一段由 Paul Selinger 製作的影片,記錄遊樂場由平整到建成的過程。

下面這個模型是沙角邨遊樂場,現時尚存的只有三個圓亭和日晷。

接著是京士柏兒童遊樂場:

2015 經過這個公園時,見到殘破的遊樂設施被圍封,以為這個遊樂場即將拆掉,原來只是翻新。

想不到這個展覽會提及留有很多現代雕塑作品在美孚新邨的 Antonio Casadei (嘉當年)。

接著來到閱讀室,只是揭揭留了書籤的頁數,竟用上半小時!

上世紀六十年代美日混血兒野口勇 (和李香蘭曾維持過短暫婚姻) 返回日本後,設計過不少特色公園,成名後再返回美國繼續事業。

揭揭這三本薄薄的《公園遊具》,原來是介紹日本的特色遊樂場設施。

其中見到這個八爪魚滑梯及其所在地址.... (沒考究是前一頁還是後一頁遊具的地址 orz)

....令我想起電影《比海還深 (海よりもまだ深く)》中,東京都清瀬市都営野塩団地内公園的八爪魚滑梯, 1968 年由前田屋外美術株式会社負責的項目,後來成為經典遊具,在日本不少地方也有用上,當時由只得 28 歲的彫刻家工藤健設計

電影上映後不久,整個公園被拆掉重建。

最後用上廿分鐘在放映室看完 Paul Selinger 製作的石籬遊樂場影片 “A Dream That Came True”。

片中見到整個遊樂場都只用七、八個工人去完成,大部份吊運工作都使用人力,例如用滑輪 (薄 lock) 把預製水泥水管由最低扯上一層,在沒有機械 (如 win 子) 幫助之下,只好不斷拉很長的繩來升高少許 (因需很大的 velocity ratio);扎鐵要徒手拗彎,但落石矢時還是會用震筆。替 “My Watch Band” (中層像錶帶的遊具) 釘板,最考師傅的功架。最底層「迷宮」的半圓黃色牆壁,原來是中空,兩邊砌一浸紅磚再加頂,若用鐵車仔撞過去應該會推冧。

爬上 My Watch Band 頂需要很大勇氣,如果由圓孔中間跌下去,雖然地面已舖沙,應該都會受傷,我就不敢爬了。然而,之前見過片中小孩捨樓梯 (可能根本沒有) 爬上爬落斜坡,早已練得大膽,這個遊具對他們來說可能很濕碎。記得從閱讀室看過其中一本書,說現時遊樂場舖的軟墊,原來因為曾有小孩受傷,家長打官司所以才出現。另外,遊樂場未開放前曾下過大雨,原本準備舖沙的地方變了一個水池,小朋友蜂擁去玩這個「水上樂園」,樂此不疲。看見他們在未拆板的地方走來走去,心裡很擔心會發生這個 80 年代經典廣告中的意外

Dream came true 以後,這個公園何時消失的呢?記得八十年代尾時曾經過左面那條長樓梯,公園 / 平地已是一片荒蕪,聚集著很多不良少年。看看地圖,原來畫上彩畫的山坡,部份在興建石排街時已被移走,從石籬(一)邨的入伙時間推算,約在 1980-1985 年拆掉,存在過約十五、十六年。(若有錯請街坊指正)

明白很多東西都不是永恒,追尋夢想和理想,由實現到消失也只是廿年的光景,追夢者看著公園由零開始至消失,不免會有些失落。他把快樂帶給當時的小朋友,但這些小朋友可有感恩,把他的火炬傳承下去?見到下面這款滑梯,答案顯而易見。

幸而近一、兩年開始有創意的遊樂場出現 (如屯門巿鎮公園、兒童醫院旁的遊樂場、二陂坊遊樂場等),都是靠八、九十後的年青人創建出來,小孩從此重新愛上遊樂場。難道火炬會隔代遺傳?如果香港未來還有希望,多是他們這輩爭取回來。

朝拜家駒故地 2 – 「永遠等待」封面拍攝場地

趁著今天車船免費乘搭的日子,特地來到新界西面龍門路中電青山 A 發電廠外圍,視察一下 1987 年 一月出版的「永遠等待」(第一版) 封面拍攝場地。

在屯門乘 K52 在龍鼓灘沙埔崗 312 號站下車,再折返電纜橫過馬路的地方附近,便能去到目的地。

在奇摩拍賣的「永遠等待」正面版 (第二版)黑膠唱片。(竟然把家駒拍得失焦....):

一下子就來到對面馬路,看看由青山發電廠輸送至全九龍這幾組 400 千伏電纜如何跨過頭頂。雖然感覺不到電場的輻射,但耳朵聽到高壓電發出微微「滋滋」的聲音。留意後方是青山 B 發電廠,A 廠不在這個方向。

以前港燈鴨脷洲發電廠亦有壯觀的跨海電纜橫過香港仔灣,但發電廠遷至南丫島時就消失了,所以這處是公眾可到唯一的地方。

右方才是青山 A 廠。由龍鼓灘方向開出的 K52 在此特設巴士站,相反方向則沒有。

趁無車站在馬路中心拍攝:

跨過馬路,鐵絲網外就是 Beyond 五子拍攝唱片封套站著的地方了。(由這張相片得知,以前原來沒有鐵絲網)

當場拿出卡式盒帶和 CD 對照 (我只有側面版 [即第一版]):

接著看看拍賣網站「永遠等待25週年版」的封面,取自當時大碟另一張相片。

對照黑白版可以找到拍攝地點。由於拍攝時要避開燈柱的關係,所以可以準確計算到拍攝地點。

另一張相片的拍攝位置,可由右邊數第二支煙囪重叠 B 廠煙囪的方法找出來 (亦可由此相片中街井位置判斷)。(注意左方兩支煙囪已經拆掉)

最前方矮煙囪特寫: (嚇一跳,這樣荒僻的地方竟然會有人經過,她亦是我逗留半小時內唯一見到的途人)

網上幾乎沒有提及這兩條煙囪的資料,頂部像槍管和雙環的結構也不知道是甚麽東西。

由煙囪底部公司名稱搜尋,估計是英國 GE 的 HRSG (Heat Recovery Steam Generators) 餘熱鍋爐。由於排放的是蒸氣,所以可以比燃煤的煙囪矮很多。

我的 CD 專輯內還有五子黑白相片,為節省版面把它轉至菲林格版本,左至右排列跟封面一樣。

在現場找來找去也找不到家駒背著的水泥柱,反而阿 Paul 後面的東西找到好幾個,但都和相片裡不同。

這趟朝拜之旅就此結束。

連結:

  1. 字媒體 – 家駒,生日快樂!Beyond唱片故事之《永遠等待》
  2. come back to love – Beyond – 永遠等待 (1987)
alvin in the room: blog

隔住塊玻璃隔住個都巿的自言自語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一個廢青在發牢騷

愛與抑鬱的每天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