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蛾撲火

近來思緒不寧,今天看到蘋果日報一篇醫護工會主席 Winnie 的訪問,更令我不禁搖頭嘆息。

當初醫護組織新工會,參加人數氣勢如虹,投票率大比數贊成罷工。於是二月三日開始一連五日首階段罷工,祈望能政府能封關,減低潛在帶毒者進入巿區引發社區感染。但是,醫管局不回應,和工會談判破裂,局方也公開不否認會對罷工者作出報復。當第一輪罷工接近結束,第二輪罷工投票的結果,竟然是六成會員反對罷工。我聽到結果,覺得這群醫護實在太沒有義氣。

需知道,他們放棄罷工,等於在和政府中「膽小鬼博弈」中敗下陣來,讓政府看穿過半醫護都是害怕報復,失去優厚的薪酬和工作。(我才不相信主因是「不忍心丟下戰友和病人」這類鬼話!) 這樣不只出賣了工會領袖,也令不少拼出去的牽頭羊焦頭爛額,只好自願 / 被自願編入 dirty team,不復發言。月頭破竹的氣勢忽爾逆轉。上任新官撿了這個好運,立刻把握這個難得機會向醫護人員落井下石,用以向其他界別人仕作殺一儆百的示範。

作為一個普通巿民,除了痛心以外,實在沒有甚麽可以做,也不再願意 “like” 支持一下醫護。自兩傘運動後,觀察各方人仕的表現,我開始不相信群眾活動能夠做出甚麽成績,原因是除了學生外,大部份在職人仕根本不能同心協力為香港人謀福祉。官員為了高薪而沉默,專業人仕為了前途選擇歸邊,退休人仕都上了岸,不願社會放變。人口老化除了是堆數字外,也反映社會大部份人政治取向愈來愈保守。還以為巿民教育程度提高,應會選擇公義,但這二十年的觀察,發現不少人不是不知道社會發生了甚麼事,他們也有足夠智慧來分辨對錯,但他們往往憑自己昔日的信念,選取支持他們想法的「證據」來說服自己沒有錯,去「圍爐」,也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勸導。

開始有點明白二戰時德國的專業人仕階層是怎樣思考。

老實說,整體的「香港人」對我漸漸失去意義,因為當中有著兩群思想上水火不容的成員,無論做甚麽也不能討好每一方。現時香港人在抗逆,少數人散發著刺眼的人光輝 (如替大眾找口罩),但大部份人,其實都只沉醉在搜購物資,並趁機囤積炒賣。對於政策的失誤,大眾反應其實不太大 (幸好暫時社區仍未大爆發)。醫護罷工失敗反映出,社會不少專業人仕除了看錢份上,也太看重自己專業人仕這個身份。由於太專業了,很多日常的事,其至政治大勢 (如替香港人換血,新彊化政策等) 幾乎都無法好好掌握和思考,但對行內事情就十分苛克,不肯聽別人意見,就如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 Léon 一樣。香港人的共業,如無意外將會在同一煲滾水下一同被消滅。我,實在不甘心。

說回醫護,看持續上升的內地入境人數,我認為情況絕不樂觀,大爆發只是時間問題。雖說醫護有責任照顧病人,但有時留下有用之身更加重要 ,不要像燈蛾,為完成內心對專業的追求而撲向燭光。

(Image source)

(但願沒有飛蛾撲向燭光)

About 帆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8 Responses to 燈蛾撲火

  1. 慧瑩 says:

    真係好痛心同心淡,初頭醫護罷工一星期,係可牽動其他行業蘊釀罷工,點知擱置咗.
    香港人o衣o家都越嚟越自私,好心淡.
    噚晚CCTVB做嘅星期日檔案,訪問咗dirty team嘅醫生,佢哋要自掏腰包租地方暫住,免得帶病菌返屋企畀家人.呢啲係咪縱容正苦,自己攞嚟?佢哋照工作,但廢正苦點對佢哋?

    • says:

      不少香港人都係無可救葯的了,所以要放棄「大愛」的想法。

      所以說燈蛾撲火,政府就是不斷點燈來把所有飛蛾消滅。武漢不封城後,恐怕第二波衝擊又會來。(相信內地其他省巿居民會繼續阻止他們進入,他們只好湧來香港,而且帶毒者會不懷好意的來發洩 — 希望不會成真)

  2. 慧瑩 says:

    真係黐線,咁做對佢都冇益處,毒婦就真係攬炒喇.

  3. SU says:

    「他們也有足夠智慧來分辨對錯,但他們往往憑自己昔日的信念…」—>這個嘛,很多時候有感很多人的思路都是「短」與「快」的。變了對某些社會事的念頭與想法看來「很像對」便直接說出來(如果套用在BLOG,流露的現象例子就是讀文後「氣沖沖」的「短感言」),甚至意圖感染其他人,更差者集中運用煽情手段而欠對事情的分析與論述,但實際上背後或沒有經過較深入的思考。當然,寫得「短」不等於「沒多思考」,因為「簡短」也可以是「慎思後的精鍊表達」,亦可以是「想透了但不想寫這麼多」等等,然而當對不同人有多些相對長的觀察,真的會發覺某些人的「短感言」其實是「不曾有條理地多想」的結果。

    • says:

      大部份香港人太過忙碌、只專注事業,沒有時間對身邊的事情深思熟慮,尤其政治的操作,現今變得十分複雜,某一方面的專家,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明白其他事情的前因後果,其中一個盲點是深印這些人腦中、昔日的「常識」(如幅射污染海水會影響生產食鹽、香港肉食主要來自內地等)。有些政權看準這個道理,不斷滲透蠶食歷史悠久的組織(同鄉會、舊社企等),來協助它們散佈對它有利的消息。年青人沒有這個包袱,不受影響,所以成為被針對對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lvin in the room: blog

隔住塊玻璃隔住個都巿的自言自語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