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波蘭 Kocham Polske HK

昨天天氣極好,知道有艘舊式帆船 Dar Młodzieży 開放給公眾參觀,便慢慢向堅尼地城招商局碼頭出發看看。

官方 Facebook 資料:

波蘭 Dar Młodzieży『青年之贄號』三桅帆船,今年5月開始進行連續10個月的環球航程以慶祝波蘭重獲獨立100週年,它即將於10月26-29號到訪香港!船上載有150名由格丁尼亞海事大學的學生及國家比賽得獎者組成的波蘭青年親善大使。

原來波蘭為紀念重獲獨立一百周年,這艘 1981 年下水的三桅彷古帆船 Dar Młodzieży (= Gift of the Youth ) 五月時開始環遊地球慶祝兼宣傳,近日來到香港。上面的照片是在殮房旁的碼頭拍的,可惜拍不到整艘帆船,加上旁邊有艘「唔通氣」的補給船「洞庭湖」,來個有點不完美的開始。

進入外貌稍為殘舊的招商局,沿路走向 L 型碼頭,在開始一段便找到位置拍到一張完整船身照片:

船首三角帆 (Jibs) 特寫 (只張開了一片):

由官方 Facebook 可見張開所有帆後的模樣和現場看不到的船尾。

慶幸此刻遊人還不算多。另一角度:

船的名字:

近船尾 (stern) 右舷 (Starboard) 位置:

船尾的檣縱帆 (Spanker):

左舷 (Port) 和後桅 (Mizzenmast):

三十多年來曾去過不少地方:

在主桅 (Mainmast) 的橫杆 / 縱帆下桁 (Boom) 望向前桅 (Foremast) 及船頭 (Bow):

支桅索 (Shroud) :

1918 年 11 月 11 日是一戰結束一百周年,亦是波蘭第二共和國成立一百周年。

木製力架面不鏽鋼軸滑輪:

估計 PKN Orlen 波蘭國營石油公司有份贊助這次旅程。

回望碼頭:

遠處的大小青洲:

再次繞到了左舷:

帆船吸收風力前航,亦吸收太陽能發電,盡用自然之力。(“Tauron” 是波蘭第二大電力公司名字)

船鐘 (Ship’s bell) 有用來通知交更、大霧時通知附近船隻、慶祝新年及悼念過世船員的作用。金鐘是昔日添馬艦船塢,應有一個類似的大銅鐘。

船員除了正常的駕駛工作,亦要做好船上見人的功夫,如這個:

替銅面欄杆拋光等:

數量不多的救生圈及浮燈:

救生艇:

當值人名牌:

很 classic :

方向舵:

見到中間女仕穿的藍白色橫間裙子,才想起登船以來只見過穿白色制服的船員,並沒有見過水手。從官方網頁也見不到水手的縱影,十分奇怪。

三支桅杆上原來有三款旗織,分別是:

Szczecin 巿的紋章 (不知道和此船有甚麽關係):

船廠所在的 Gdańsk 巿旗:

註冊港口 Gdynia 巿的紋章:

此船前身是 Dar Pomorza (= Gift of Pomerania),由和以上三個城巿同屬波美拉尼亞的公司於 1929 年買下作為訓練船員之用, 把使命交給此船後便在 Gdynia 作展覽船。 Pomerania (波美拉尼亞) 是波羅的海南面位於德國及波蘭的地區,一戰二戰時區內屬德國及波蘭的居民作過幾次搬遷,和香港一樣是一個有不同文化和歷史並經戰火洗禮過的地區。區內最著名的特產,是惹人喜愛的松鼠狗。

從船尾望向維港:

離開招商局碼頭後,順道探望一下這塊維多利亞城界石,

及由接收新界的港督卜力所奠基的東華痘局遺跡。

後記:爬文後才知道,假若知道船的 MMSI 號碼,便能在此網頁找到即時位置。終於明白海事博物館展廳向海那塊顯示屏的原理。執筆時她已離開香港,正身處汕尾巿以東海域。

 

伸延閱讀:

  1. Poland@Sea – Dar Młodzieży departs for round-the-world journey
  2. YouTube – Dar Młodzieży (“Gift of the Youth”) independence voyage

行山樂 – 大潭水塘至赤柱

秋高氣爽,最適宜到郊外舒展身心。今次旅程由久違的大潭水塘開始,以赤柱衛奕信徑第一段起點結束,全程四小時,沒有起伏,走得十分舒服。

今次是大潭篤水塘水壩安裝交通燈以來第一次到來,以往路窄要倒車相讓的情景不會再發生。

中午時份在大潭水塘道下車後,見到大部人遊客已經行完準備離開,逆流而上。放眼四周,藍天白雲,青山藍水,慶幸風景沒甚麽大變。

遇上最愛的虎斑蝶:

經過四道石橋後,便折返轉入往大潭中水塘水壩的小路。

這個水壩的特色是 1977 年堤壩降低了三米,官方解說是為了安全理由。莫非是總工程師謝斐 Daniel Joseph Jaffé 因兼顧不了大潭篤水塘大壩工程,因而失手?

今次水壩沒有水溢出,反而下方池底像泉眼一樣有水湧出,是頭一次見。

壩頂風光:

壩底風光:

因大壩成凹字型,無法走過整條大壩。返回入口,轉入支路準備向未知的終點出發。

沿路矮樹密佈,很難看到整個水塘的風景。偶爾由一處釣魚客開闢的地方,可回望大壩。

如果水位升高多九呎,水滿時水塘旁邊的小路應該會全部被淹浸,可見當時的設計是多麽進取。

途中經過不少簡樸的水泥橋,還有天然河溪。有趣的是水較剪和淡水蝦竟然比魚還多,難道因食物不夠?

這處是尾段較為開揚的位置。

沿路沒風,幸好有林蔭不致太熱。來到淺水灣,突然涼快起來,因為山勢把風通過的面積減少,風速加快。聚在這處的人也特別多。

剛才沿引水道上來,要經紫崗橋才能走過對岸。這處是個十字路口,可由大潭中水塘經此處下山到淺水灣,亦能轉左走紫羅蘭山返回黃泥涌水塘 (衛徑第一段順行) ,轉右經孖崗山到達赤柱 (衛徑第一段逆行)。下淺水灣的山路很短,但有警告牌說山路崎嶇,一時猶豫起來,想想還是沿引水道旁的小路安安全全走到赤柱,返回衛徑第一段入口離開。

若非遲了出發,肚有點餓有點腳軟,我想我會選擇往淺水灣的路。算了吧,這段路會帶給我甚麽風景?

走了一段都沒碰到遊人,果然是很冷門的路;但之後多遇到外國人,便估計前面的風光不會差。

從未由這個角度看淺水灣。山谷至海邊的地原來都密密建滿住宅和國際學校。

走了一會見到已故的小甜甜、邀請 Norman Foster 設計的 The Lily 後方。這幢弧形外牆建築果然很有特色,相比另一邊貝聿銘的影灣園毫不遜色。

接著在一個開揚位置,見到淺水灣全景。十分驚喜。

不少弄潮兒在享受日光浴。

再走遠些便來到中灣和南灣豪宅的後方。原來這處望到的海景並不是空蕩蕩的,風水很不錯。

再走一會見到一個往赫蘭道的出口。遇到一位遊人,她在這處下山乘巴士離去。後來才知道衛徑第一段入口的巴士站,下一站便是這處。

繼續前行,左方的引水道愈變愈窄愈變愈淺。這棵松樹應該不是經歷「山竹」後才變成這樣子的。

見到馬坑邨和赤柱半島了。

總算在改建前見過瑪利諾神父宿舍 (中間金字頂像景賢里的建築)。

赤柱東岸:

位置雖不及山頂那麽高,這處亦能欣賞赤柱半島風光:

在未下山前,一直向前走,終於走到引水道的盡頭。終於行到水窮處!

衛徑入口的樹被「山竹」吹倒,連水泥路欄杆也被破壞,足見此風之威力。

上次由黃泥涌水塘經紫羅蘭山和孖崗山走至這裡,原來不經不覺已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事,當日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石級旁的樹仍然是小草...時光飛逝啊!幸好當時用新買單反拍的菲林照片,仍然好好保存著。

後來得知,原來沿赤柱峽道走多一段路,可經老虎山引水道返回大潭水塘的起點。有興趣可參閱 Samson 這個網頁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alvin in the room

當仰觀星星掛於天的腳踭 頓然自覺像塵末那樣的有限

naraku諾仔的記事本

喜愛打機的山系女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