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閱讀:一個關於陪審團的研究故事

上星期聽李怡的一分鐘閱讀 (#3571),聽到一個十分耐人尋味的故事:

話說美國某大學一個研究小組的學生,曾幫地方法官做過特別的研究 ── 調查陪審團的審議過程,找出改進的方法。

學生們訪問了當地幾十位法官、檢察官、前任陪審員以及法院裡的其他公務員,提出形形色色的問題。...

令他們訝異的是,這些答案似乎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反而是 ── 陪審室的桌子形狀!在有長桌的會議室裡,坐在桌首的陪審員(即便這個人不是陪審團主席)往往會主導整場談話,妨礙大家公開分享彼此的看法。但在有圓桌或橢圓桌的會議室裡,通常比較講究平等,對事實和理據的辯證比較齊全和不厭其煩。於是這個小組作出結論 ── 在圓桌上的陪審員所作出的判決是最公正無誤的。

學生們對這發現感到興奮。...而法官也像他們一樣感到興奮,理由同樣是因為簡單易行。這位法官立刻對他轄區內的所有法院下達命令,而且即刻生效:

「移除所有審判室裡的圓桌和橢圓桌,改用長桌。」

(Photo source)

故事就此打住,下回分解。為甚麽法官會採取一個和學生們結論相反的建議去執行呢?

昨天午飯時間忽然記得要追看下集,於是在網上重溫下集 (#3572) 的結果。

原因是,法官想改善的目標並非辯證過程的齊全和判決結果的公正無誤,而是加快審議的速度。他只想減少訴訟事件表上越積越多的案子。

學生對此感到十分失望。

這個故事出自保羅‧史密斯的《說故事的領導:說出一個好故事,所有人都會跟你走!(Lead with a Story: A Guide to Crafting Business Narratives That Captivate, Convince, and Inspire)》的序言。作者想說明的是:「展開研究調查之前,先要確定目標何在」。

對於這個故事,我沒有對背後的道理和教訓感興趣,反而想起政府近年施政錯失連連,違背民心,原因何在?答案就是政策的目標,和普羅巿民想政府達到的目標有很大出入。

這陣子遇見入職公營機構多年的舊同事,發現他們的想法和我對他們所屬部門的期望有很大出入。例如,政策透明度令他們工作時十分為難,「最好就甚麽也黑箱作業!」;「無障礙環境」令他們改動通道時滿足到上方部門要求時,卻苦了使用者,於是被客方投訴,左右為難。諸如此類事情令他們覺得香港太多「刁民」,被他們「欺負」得十分不是味兒,埋下仇視他們的種子,政治取向轉變為強烈支持建制派。對此我感到十分不是味兒。

前天港鐵觀塘線癱瘓兩小時,有人說起港鐵的「取消回程九折,改為每程九七折,不是對乘客更著數嗎」言論是大謊言,計算一下便知每程九七折當然不及回程九折的優惠;但原來,打九七折的原因,竟是為了特區回歸二十年而設。換句話說,今年港鐵不加價兼有回程優惠,是官方慶祝活動之一,而打折數字是為了討好上層,而非以優惠普羅巿民為目的而設立。

要解決根本矛盾,需要一個無篩選的普選,令政府和半官方公營機構政策和民意所向一致,一切才能撥亂反正。

Advertisements
alvin in the room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