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的重置村落

上篇。由傅屋路往右轉,來到國瑞路

skciternary-copy

三年前三棟屋博物館曾舉辦「荃灣今昔萬花筒」展覽,其中一張地圖顯示新舊村落的位置:

twonv-1-copy

在網上搜尋搬村資料時一無所穫,後來才知搬村事務由徙置事務處負責,因其 1973 年已併入房屋署,難怪努力付諸闕如!

第一條重置村落是陳姓的咸田村,牌坊由理民官華倫題字 (任期 1971-1975)。

hte-1

牌坊背後原來有些吉祥的字句,像咸田村是「吉星拱照」。其他村落牌坊的資料,可參考港大李自強的碩士論文

這些重置村有些是在原來的梯田上擴建,有些是開山得來。重置屋單層面積為七百呎,後來的丁屋也依據這面積來制定。據理民官兼學者許舒 (任期 1975-1982),重置屋村的賠償金額和新屋面積,本想根據搬遷石壁水塘及大欖涌水塘時的方法,但用在遷移荃灣數村時卻行不通 ,因為沒有相關政策,而財政上政府亦負擔不起,需重新定。後來衍生甲乙類換地權益書,才算訂立到一套制度。(詳細情況可參考許舒上年新出的《新界百年史 (THE GREAT DIFFERENCE — Hong Kong’s New Territories and Its People 1898-2004)》)

hte-2

接著來到海壩新村:

hpsc-1

舊海壩村是荃灣最大的村落,是張、曾、黃及傅的雜姓村 (黃佩佳一書資料),但亦有陳氏、邱氏及鍾氏家祠。舊村位置在今德華公園,重置村要分三地安置。

海壩新村的鍾氏家祠:

hpsc-2

由村頂往外望,相片左面是河背村,右面是海壩新村:

hpsc-3

接著來到河背村。

hpc-1

其中一所祠堂,何氏家祠:

hpc-2

根據許舒的記述,河背村是重置舊村時糾纏最久的村落,除了賠償外,新村位置所有屋要坐北向南。後來,得到鄉彥何傳耀先生幫忙,才能傾妥;相反,和關門口村商討搬村事宜,談得最順利,許舒形容村代表為人「文靜正派」。

接著來到楊屋村。

yuc-1

舊楊屋村位於沙咀,曾有一位清朝秀才楊國瑞,德高望重,創立荃灣公立學校。他向政府提議,把舊名「淺灣」、「全灣」改為「荃灣」 (「荃」為「全」的雅筆)。國瑞路便以他命名。

英國接管新界及滿清覆亡後,荃灣共有三間學校。除了之前提及過、合併幾間舊書塾而成的荃灣公立學校外,還有第一代全完學校 (女子識字班),位置約於舊楊屋村附近 (今日四陂坊位置),及後搬至街巿街並擴充為男女校。圖為全完學校 (福音堂) 於街巿街榕樹頭時的相片。估計相中遠處建築是舊荃灣警署 (今寶血會思源學校)。六十年代後期,因為政府徵用土地,教堂和全完一校搬到大屋街現址。

1950sms

楊氏家祠:

yuc-2

楊屋村望向關門口村:

yuc-3a

五、六十年代荃灣的巿中心是近舊荃灣警署一帶,全因那處是青山道,城門道和德士古道交界的地方。包圍在舊巿中心的三條村已經談過,另一條要說的就是仍在原址的三棟屋。三棟屋是咸田村陳姓後人繁衍的村落,七十年代興建地鐵時,它和政府經過長時間談判後才達成協議,村民搬至近老圍的三棟屋重置屋。

stu-1

由三棟屋恒常展板中可見現時荃灣唯一的天后廟:

stu-2

上篇說過 19 世紀中曾發生過長達三年的城門荃灣菠蘿械鬥,雙方各有十六、十七名村民犧牲,由地理位置估計,其中一方相信是上面提及的荃灣四村,另一方則是城門谷的城門村 。城門村因政府 興建城門水塘,1920 年代尾散居至八鄉金錢圍村、城門新村等 ) 。根據香港史學會的《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 I》,械鬥牽涉荃灣十二村及城門八村。事件由來雙方都各有說法,但估計都是由萬惡的金錢 (買路錢?墟巿佣金?)引起。

多年來兩村都有姻親關係,許舒感嘆妻子應站在夫家還是娘家那邊?真是難為了家嫂!荃灣天后廟的「義勇祠」,供奉為鄉犠牲的村民,內有由楊國瑞撰的石碑,談及事件來龍去脈,用以昭示後人。另一邊廂,其中一支搬至錦田城門新村的鄭氏後人,在協天宮內「義仕軒」亦有供奉當年犧牲的十六位村民。(詳見 Tere Wong 的《跑遊元朗錦田鄉 (4) - 協天宮及城門新村》)。

最後到了這程最後一站,關門口村。

kmhc-5

關門口村十分低調,網上找不任何歷史事跡。村內有兩所家祠,一所在較高位置,一所稍低,但都掛有這款和三棟屋正門一樣的彩門掛屏 特色牌匾

kmhc-3

kmhc-4

祠堂在平房正中。明堂較闊,感覺像到訪港島區沿山興建的 XX臺 (如裕林臺、列拿士地臺),小孩可以賽跑或騎單車。

kmhc-6

在定國街一旁見一平地,兩邊有九位宮及洪聖宮。

kmhc-2

洪聖宮供奉洪聖大王,但九位宮是甚麽?旁邊新建的石碑有解說。

kmhc-1

關門口村先祖在舊村位置築堤闢地,旁有古坑出海口,於是堤壩中間便設置關閘控制出水,村名便以「關門口」作為名字。當時由於人手短缺,村民曾僱用九位「僱傭」農民協助耕種。舊村位於海邊,不時受海盜搶掠。有次搶劫,這九位「僱傭」農民捨身抗賊犧牲。村民為讓後代不忘這九位恩公,便設立九位宮來供奉他們。一個「得人恩果千年記」的美談!

雖然這次旅程結束,還得介紹一個荃灣已搬遷的舊村 – 三百錢村。

spc

三百錢正名聖溪灣,位於德士古火油倉 (1930-1936 興建) 旁,今海濱花園東面,後來村民由德士古道開闢三百錢路上山,擴闊範圍 (全在今荃灣華人永遠墳場內)。三百錢由租自荃灣鍾姓人的謝氏居住。南華早報始創人之一謝纘泰,1915 年購入一座兩層西式別墅,作為「中華革命歷史院」內有孫中山及楊衢雲的巨像,並命名為光漢樓。1930 年代,轉售給 YWCA 作為營舍,於二戰時被摧毁。(資料來源:長春社 – 保育香港歷史筆記(第三期))

三百錢曾有一間天后古廟,因廟牆為白色,稱為「白廟」。1741 年搬至青衣對岸,再搬至今青衣警署,最後落腳在涌美路。

最後說一說「三百錢」這名字的三個傳說:

  1. 古時荃灣又稱賊灣,海盜多,船隻經過要收三百錢過路費,由是俗名叫「三百錢」。
  2. 土人在路上拾到三百錢,後來他以這筆資金創業發達。土人後來遇到失主,心中有愧,願送全部財產,並結秦晉之好。
  3. 天后誕期間,村民以三百錢聘人來表演木頭戲。

黃佩佳相信第三種說法最為可靠。
延伸閱讀:

  1. 許舒 -《滄海桑田話荃灣》
  2. 許舒 -《新界百年史》
  3. 黃佩佳 -《新界風土名勝大觀》
Advertisements

About 帆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5 Responses to 荃灣的重置村落

  1. Pingback: 行大運到上葵涌 | 平帆的自製空間

  2. 慧瑩 says:

    平帆介紹得好詳盡,估唔到全完一校搬過咁多次.

    「荃灣今昔萬花筒」展o個張地圖真係好清楚,而且都搬得唔遠.我外婆o個條就搬到冇雷公咁遠,而且政府搬人o地o既村,往往搬到荒山野嶺,交通唔方便o既地方.

    • says:

      搬過但搬得唔算遠,最遠係全三,要搬去沙田。

      要原區安置嘛,果時仲可以開發山邊,而家唔得了。還要看地區而定。

      你外婆搬果時係七十年代?果時的荒山野嶺,而家可能變到成棚人出出入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lvin In The Room: Journal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