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大埔警署

完成蓬萊閬苑的旅程後,接著來到羅定邦童軍中心對面的舊大埔警署。這處上年活化成綠匯學苑,提供展覽及住宿服務。

gh-1

舊大埔警署位處圓崗山頂,1899 年落成。前方建築是接待處和商店,左面則有遊廊及山坡,還有一棵大樟樹。從前由這處遠望,整個吐露港的景色盡收眼底。

gh-2

gh-14

遊廊這邊是展覽區:

gh-11

gh-3

展覽廳陳設:

gh-16

gh-4

翻新後的覊留室 (臭格) :

gh-5

gh-15

槍房黑板還寫有點三八左輪手槍,證明這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後的文物。

gh-7

小窗外可見內園 (住宿範圍遊人不能進入):

gh-6

這個關於六日戰爭的展覽,說明這個舊警署如何見證香港租借新界的歷史時刻:

gh-8

六日戰爭是指新界鄉民反對英國租借新界時 (1898) 進行的戰爭,在 1899 年 4 月 14 至 19 日期間發生。根據連結一的記述,先前在 1899 年 3 月 31 日,警察首長 (Captains superintendent) 梅含利巡視接收新界警棚進度時,發現甚麽也沒建。承建商訴說大埔鄉民威脅他們不能與建。四月二日,港督卜力前廣洲拜訪兩廣總督譚鍾麟,要求幫忙。梅含理在 4 月 3 日 帶領六個非武裝警察 (升旗禮前警察在新界不能武裝) 和兩廣總督指派的五個清國士兵,保護工人進行搭建。怎料當日半夜,鄉民再次施襲,清國士兵並沒阻止,其中一個警棚遭燒毁。港督卜力收到梅含理托人帶來的求救字條,半夜三點由英軍司令加士居輔政司駱克乘坐 HMS Whiting 號火速前往大埔拯救梅含理,但登岸後找不到他。原來梅含埋當夜匿藏在山邊,碰不上他們,並於早上自行返回港島。幾經交涉,清國終於派出 500 名士兵保護工人,在這個情形下警棚終於建成。

1899 年 4 月 14 日,負責把守的 500個清國士兵失蹤,警棚再次燒毁。駱克收到的情報說約有一千人全副武聚集在大埔。港督卜力於是派出三個軍團,乘坐軍艦名譽號 (HMS Fame) 前往大埔開戰。憑著船堅炮利,英軍得勝。大埔海濱公園有個回歸紀念塔,就是位於當年英軍名譽號士兵登陸的地點。

1899 年 4 月 16 日 (在請柬上寫的是大埔墟,早了一日舉行),加士居和駱克匆匆在大埔滘陸岬一個小山頭舉行升旗禮,明正言順地可以在租界範圍持武裝維持治安。然而,兩廣總督卻對這個儀式完成與否不作回應。

1899-uk-flag

(Photo sources : The British Empire – New Territories Matshed)

(P.S. 24/11/2016 根據連結十三的戰事撮要:

1/4/1899 英國收到情報,新界居民將阻止新界移交
2/4/1899 卜力不理傳媒反對聲音,上廣州會見兩廣總督要求保護工人
3/4/1899 大埔鄉民燒毁蓆棚,梅含理受威脅,派人向港督求助。
4/4/1899 HMS Whiting (牙鱈號)九時到達大埔,得悉梅含理已安全徹退,遂返回港島。後村民向英國人道歉。英方宣佈 17/4/99 接收儀或,重建蓆棚。
14/4/1899(第一日) 英方收到棚蓆將被破壞的密告。梅含理再到大埔時發現蓆棚已被燒毁。並被告知附近山頭有埋伏。梅含理後經沙田返回飛鵝山再徹回港島。
15/4/1899(第二日) 梅含理早上重回大埔時,受炮火政擊未能埋岸,折返沙田,後重返大埔。下午名譽號再炮擊反抗軍,「梅樹坑之戰」得勝。
16/4/1899(第三日) 下午 2 時 50分升旗儀完成。
17/4/1899(第四日) 卜力在九龍城舉行升旗儀式;林村凹之戰。
18/4/1899(第五日) 石頭圍之戰
19/4/1899(第六日) 反抗軍投降 
)

英軍和鄉民在圓崗正式交鋒,雖然鄉民準備功夫做得足 (相比英軍指揮很混亂),但在英軍先進的裝備和神勇的啹喀兵協助下,戰事終在八鄉完結,英軍大獲全勝。 當時港督卜力明白對新界需用懷柔政策管治,事後親往威迫利誘各鄉參與六日戰爭的鄧氏大本營 – 鄧氏宗祠和各鄉紳會面,說明不會沒收田地,一切依舊,只需把稅收交給香港殖民地政府則可。或許事前雙方有些秘密利益交換,故此雙方事後都對六日戰爭低調處理。

(P.S. 24/11/16 新界部份村落因在新制度下較有利,大族因被打壓,故兩方鄉民都低調處理;英方就由於初來報到的駐港英軍司令加士居欺上瞞下,掩飾自己錯誤,又刻意減低傷亡數字兼搶下屬功勞。後來獲賜名「加士居道」)

可是,香港政府對鄉民仍存有戒心,故此拆走久攻不下的吉慶圍和泰康圍鐵門。後來,由「轉軚」者的情報及沒收的軍備中,得知事件背後由境外勢力大清新安縣官員煽動,故此英軍立刻進入九龍城寨趕走官員,並曾一度佔領當時最大的深圳墟來抗議。在九龍城寨的展覽館,對於英軍入城寨趕走官員並無解釋,現在才明白整個因由。

把目光放遠一點,為何英國人會租借新界,而不是割讓新界?如果新界被割讓,就不會變成歸還後由一個 689 人選出的人,入稟法庭阻止兩位超過二萬票民選立法會議員宣誓的政治內耗事件。

原來事件由德國強租膠洲灣開始。當時列強瓜分清國,舊有的英法勢力和新興的日德俄為了平衡,以租借名義,實質是「偽裝性割讓」來奪取清國的土地。本來是借一百年的,後來討價還價後變成 99 年。膠洲灣之後,旅順大連被沙俄強租,租期廿五年;後來法國效法,強租今日湛江巿一帶的廣洲灣 99 年。英國當然會向清國爭取同樣待遇。於是便有英國強租威海衛廿五年 (曾由卸任香港輔政司的駱克做總督,之後梅含理升輔政司後再成港督) ,以及租借新界 99 年。有趣的是,廣洲灣面積約和新界相同,相信廣洲灣的面積是跟據新界的面積來決定吧。

原來現時香港問題的根源,真的來自百多年前的「土地問題」!

說了這麽多歷史,又繼續差不多到尾聲的行程。這是另一邊的草地,有賣素食的慧食堂和民間工藝工場:

gh-13

gh-12

若果不想空手而回,可以回商店買些有機食品及用品留念。

gh-17

 

延伸閱讀

  1. The British Empire – British Empire Article: The Acquisition of the New Territories
  2. 新界人的戰役 - 六日戰爭
  3. 維基百科 –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
  4. 致知 – 新界人的抗英六日戰爭
  5. 維基百科 – 新界六日戰
  6. 香港簡史【香港史名著譯叢】
  7.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五 七:忠烈振英魂
  8. Soldier 的世界 – 從”甲午戰後:租借新界及威海衛”展覽看新界人的抗英
  9. 沈旭暉 – 香港曾經的競爭對手──廣州灣
  10. 蘋果日報 (31/10/2015) – 新界首座殖民建築 警署變低碳中心
  11. 阿藹 – 由屏山鄧氏文物館看皇后與解殖
  12. David Wong Wing Chung – The Reason behind the resistance by the New Territories inhabitants against British takeover in 1899
  13. 被遺忘的六日戰爭 (電子書部份內容)
Advertisements

About 帆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16 Responses to 舊大埔警署

  1. 慧瑩 says:

    哈,我plan o左搵個禮拜六同雷娃行舊大埔警署,點知今日見到你呢篇遊記.
    原來覊留室叫臭格.
    回歸前我有諗過,英政府只要將界限街以北o既新界還返俾大陸,以南o既九龍同香港仍可由英國管治.
    有素食食,正.

    • says:

      咁啱?等你的遊記。

      因為覊留室裡面有個無間格的踎廁,故名。

      我果時都有咁諗過,到時界限街會唔會有道鐵絲網間開呢?又擔心水塘比唔到水比港九。

      是的。近來還有香草營推廣。另外,入口旁有印香草絲印手帕的攤位,$10 一塊。

  2. SU says:

    真的來自百多年前的「土地問題」—->客觀情況而言,基於新界只是租借,如果英國真係想「唔還」,說到底僅有已割讓的九龍半島與香港島而已。發電站、貨櫃碼頭等都不在九龍與香港島,發展新基建的空間亦很有限,這兩個區又冇大型水塘,對英國來說其實保留都意義不大。也很難維持落去解決基本的民生需要。

    • says:

      說得對。

      現在回想,寫的時候沒有深思熟慮。我這句話原本的意思是百多年前(鄧氏因怕失去土地控制權) 的土地問題,衍生了六日戰爭;但這場戰爭,根本不會影響英國 1997 後歸還香港的決定。除你所說的原因外,亦因 1930 年時英國曾經歸還威海衛給民國政府,已有先例。

  3. Maisy says:

    這個地點在我打算到訪之列,謝謝分享,原來這樣,很有古舊風味,電話好特別,咁多顏色。咦咁少遊人?好啊,不怕人逼。

    • says:

      最初都很多人,但行行吓就少人了,或者全部人去了醫肚。

      一返回運頭角遊樂場、大埔大明里廣場至火車站,立刻變得人山人海,逼人到幾乎窒息。和那處成強烈對比。

  4. 慧瑩 says:

    只可慨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5. terewong says:

    我很有興趣六日戰爭,也曾經買了六日戰爭一書看。當日天氣好,藍天白雲,你的照片很美啊。
    英國人拆吉慶圍鐵門,我覺得事出有因,看過舊新聞,租借新界前吉慶圍人對英代表不禮貌,所以借此事出氣

    • says:

      我也借了此書,只看了歷史部份,假以時日會撮寫在這篇 blog 文中。

      當日天氣不錯,但望遠有煙塵。相片用了 high dynamic mode 拍,所以比較鮮色。

      六日戰爭書中指出英國人對大埔居民尚算客氣,但屏山鄧氏就處處針對(指屏山警署位置)。莫非吉慶圍那件事就是引致雙方交惡的原因?或許,回到老家的卜力仍然心心不忿,特意掉轉交還鴛鴦鐡閘給吉慶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lvin in the room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