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西公園

見到 Gigi Lai 面書貼的上世紀初城西花園明信片,很美,也記起幾次到訪附近,始終還未到過這處,於是前天到此一遊。

(Photo source, Retouched by this author)

沿衛城道走上羅便臣道,見到英華女校新校舍幾乎完成,準備下學年啟用。

2012 年舊校舍相片:

改建還新增原位於卑利士道 (Breezy Path, 為何不意譯為微風徑?) 2 號地皮的新校舍 :

沿著羅便臣道繼續行,轉入柏道及列堤頓道,經過聖士堤反女子中學,在山坡的樹林邊行邊猜想蕭紅另一半骨灰的下落時,不覺不覺便來到城西公園上方入口。

進入公園,發現面積比地圖細得多 (後來得知是 Google Map 弄錯公園範圍),只有一條 U 字斜路的範圍!

唯一特色是有兩個中式六角亭:

這個亭在山坡,較隠蔽。

後來得知,上面第一個亭旁康體設施的地方,原有第三個六角亭和六角水池,約十年前被移走換取空間加建設施。

公園前方現時被高樓大廈重重包圍。想像公園興建時的 1898 年,景觀應該相當開揚,有此推論的原因,是公園西南方山頭 (今大學道一號) 有,1890 年曾興建過域多利炮台 (Victoria Battery)。

悶熱到不得了,在滴汗不能思想。一邊坐著休息,一邊見到不少街坊進入這個無甚特色的公園,沿斜路下行離開,當中竟有空姐拖著手提行李優雅地行過,令我不禁嘖嘖稱奇;有些人選擇此路徑,純粹為了可以邊行邊玩手機,他們都沒選上方公園入口左面的樓梯。

下方出口也是屋蘭士里,轉左返回柏道前行便能走到般含道,近四年前遭砍掉的石牆樹位置。入口左面牆很有趣,究竟是用水泥維修殘缺的舊石牆,還是石牆只是一張被噴白、貼在水泥上的牆紙?

這個公園雖似平平無奇,原來背後有一連串故事,詳細可參考 Gwulo 的網站

先看現時地理資訊地圖,公園範圍只得 Google Map 顯示的一半。

參看舊地圖,附近道路命名原來曾經有大變動。上方入口道路 1902 年稱為下烈治文路 (Lower Richmond Road) ,而非現時的列堤頓道 (Lyttelton Road)。南面山坡上是 Richmond Road 而非今日的羅便臣道。1871 年建成的羅便臣道,在 1904 之前曾經接通般含道,現時被改道那一段現稱柏道(Park Road),改名的原因和城西公園 (West End Park) 有關。為何整個烈治文道會被消失呢?翻看歷史,整個地區的開發,由一間發展商 Richmond Terrace Estate and Building Co. Ltd. 1870 年,由穆斯林墳場興建的 Richmond Terrace 等的獨立屋豪宅開始。後來 Richmond Terrace 被改名為 ParkView 及後的 Basilea (Reference),上世紀五十年代再變成現存幾棟大廈。(Reference: Bruce A. Chan)

Richmond Terrace Estate and Building Co. Ltd. 後來被兩位英國人(Dr. John David Humphrey 和兒子 Henry Humphrey) 買下,1890 改稱 “Humphreys Estate and Finance Company Limited” (2015 年時仍存在!),由 兒子 Henry 作主席。Dr. J.D. Humphrey 來頭不少,既是山頂纜車公司主席,又是屈臣氏藥房當時的新老闆,後來晉身潔淨局 (巿政局前身) 一員。1894 年,香港發生鼠疫,Dr. J.D. Hemphrey 的孫兒不幸染病身亡,故此 John 和 Henry 積極改革潔淨局,後來亦有份捐錢把香港西醫書院轉為香港大學。

估計新公司先把烈治文台放租,租客是 Nazareth (納匝肋修院) 。Nazareth 本紥根於澳門聖珊澤宮/前澳督府,由澳門搬來香港後,已物色一處地方改建為一所印刷廠及退修院,專供往內地傳教時染病的傳教士康復。若你對香港歷史建築有點認識, 會知道 Nazareth 物色的地方,就是薄扶林的前道格拉斯堡 (Douglas Castle),今日的大學堂 (連結 Annex A p.2 Note 6)。伯大利修院建成後,Nazareth 遷出,烈治文台便被出售。Henry 本想把出售所得的資金,在城西公園興建另一個豪宅項目,無奈該處地質不適宜建屋,於是反建議和政府五五分賬,興建一個城西公園 (West End Park),範圍比今日的城西公園大得多。

1913 年地圖,烈治文台已改名為 Park View。城西公園範圍約是現今城西公園、聖士提反女校和屋蘭士街休憩處用地。

由舊烈治文道 (1904 年改名為羅便臣道) 至柏道 (1904 年前為舊羅便臣道) 之間,沿山勢建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屋蘭士徑,命名估計和約 1901(?) 出現的 Oakland 大宅 (現今豪華大廈位置) 有關 (1897 圖片)。屋蘭士徑被馬路分開的上半截,是現今的屋蘭士街 (Oakland Avenue),下半截就是現今城西公園上方入口往第二個亭的斜路 (屋蘭士里是公園外的樓梯至柏道)。現時城西公園的 U 型斜路,其實基於 1922 年擴濶了的舊屋蘭士徑。由此觀之,街坊以此公園作為過路處,其實是忠於原來設計。

1918 年華南地區發生地震,原位於堅道 27號的聖士堤反女校結構受損,於是短暫遷至巴丙頓道,待城西公園東面範圍興建了新校舍後再遷入。自至城西公園的範圍,和現時分別不大。

後話,Henry 賣掉烈治文台、城西公園及私家路給政府後,和親戚共同在尖沙咀投資搞地產,及興建皮革廠,所在地為現時的堪富利士道 (Humphrey Avenue)。(部份來源:葉輝 – 書若蜉遊)

1904 年下烈治文道改名為列堤頓道 (Lyttelton Road),是以當時英國負責殖民地的內政大臣 Alfred Lyttelton 命名,他任內最著名的事是令殖民地政府推行山頂區保留條例,因衛生理由禁止華人住在半山區。當時港督梅軒利 (Henry May)曾極力阻止,但失敗收場 (Reference)。由此可見殖民地總督並不一定唯宗主國命是從,這本來亦應是特別行政區首長應有的態度。

文首提及的城西花園名信片,後來證實是其東面的卜公花園,在 Delcampe 網站的 West End Park 明信片可見,當時有人混淆了卜公花園和城西公園。

年青有罪

「我只是在港鐵等人,在麥記食個包,咁都要查身份證摷袋??」

(我是憤怒)

「不必解釋。你都有罪。」

(罪)

啊! 這個家!

(困獸鬥)

 

Yahoo! 新聞:多名警員金鐘站檢查市民身份證及搜袋 引起市民不滿

 

... ... ...

「無事了,可以走,不要再逗留這處!」

再見,警察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alvin in the room

...... every person on earth plays a central ro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And normally he doesn’t know it.

naraku諾仔的記事本

喜愛打機的山系女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