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崗紅棉凌雲寺短遊

五年內四度造訪石崗軍營拍紅棉,今次終於實現第一次到來時對自己的諾言,用比 DC 更好的器材來拍照。可惜連日天氣欠佳,拍出來的色水不會太理想,但想到若再不去花會開始凋謝,於是前行。

最初以為拍友都湧去花展,但來石崗的遊人也不少。

去相時間:

曾經赤紅過的心 ……

總括大部份相片偏暗,還要些時間來適應新機。

下一站是香港三大古剎之一的凌雲寺,Tere Wong 這篇有詳細介紹,不贅。

由石崗軍營行約十多分鐘,便來到目的地。2006 年重修的凌雲寺,完全沒有古寺的感覺,和翻新後的青山禪院情況差不多。

甘露門外的庭園:

雖然羅漢石像很精緻,但個人不太喜歡,因為不太像傳統的設置 — 但這頭梅花鹿例外,造型栩栩如生。

見到幾個女工正忙碌地修剪花草,難怪這處打理得很整潔,花草盆景十分企理,沒有枯葉枯草。

穿過甘露門,發現凌雲寺正門被鐵鍊鎖著。義工解釋由於人手有限,要進寺需由近涼亭那邊進入;若是重要日子就當然會打開。昨天重溫 ViuTV 的節目「香港聖殿」,鹽田梓的天主堂重修時造了一個 rose window,想不到凌雲寺正門也有一個少見的圓窗,相信是要做到「坐對深堂有月來」的效果。

午後的齋堂:

大雄寶殿:

玻璃頂香亭殿外的掛燈:

來之前沒有做功課,以為寺內陳設會交待這間寺的歷史,但是這處和東蓮覺苑不同,陳設簡單,所以只隨便拍一下照。在旁有位熱心和友善的義工跟隨,可惜我沒有準備問題,只是問為何寺內架滿了「政府土地,不准非法佔用」的告示牌?她說也不明白原因。我心想,一定又是政府欺善怕惡的舉動吧。錯有錯著,幸好沒担閣這位義工,原來她正要離寺回家。

返回室外,便去拍拍蓮池:

很美的蓮花:

另一位義工說不要錯過觀音山腳下凌雲寺的景緻,建議我到池外大石旁取景。

只是走了兩個小時膝蓋便開始酸痛,就這樣匆匆完結今日的旅程。

荒廢的樂園

上星期日路經土瓜灣啟明街,見到一個土炮遊樂場被鐵絲網圍著,該是兒童樂園的地方一個小孩也沒有,感覺蕭瑟,由是拍下照片上載 Instagram

kms-3

kms-4

凌空的搖搖木馬應該很刺激。

kms-1a

之後嘗試從網上找這處地方的資料,知道是巿建局拆樓後剩低的空地,曾經建好的圍板被拆走。大概是因為收購其餘大廈業權時收到書面反對意見,項目未成形,故此改用鐵絲網包圍。從追影族上年九月的照片看到,這個土炮遊樂場仍未成形。

估計後來附近的朋友見到這塊難得的空地,於是便自製玩樂設施,娛己娛人。從網上另一篇文章《土瓜灣啟明街的迷離境界》,今年一月中這個遊樂場已經存在,但情況和當日我所見一樣,沓無人煙。

今晚經過附近,特意看看晚上會不會有小朋友在玩 (心裡暗忖:準不會見到靈異事件,如自動搖的木馬吧?) 。來到卻發現,鐵絲網每隔兩三米就掛上這樣的告示:

kms-2

昨天或今天才掛上去的!政府長期縱容新界的僭建及佔用官地,卻火速圍封這處。或許是因為窮人好欺負吧。

或會有人替政府辯護,說政府應該善用土地,因為香港土地供應不足,樓價過高,巿民置業困難;未來香港人口老化嚴重,四個人中有一個老人,政府收入將銳減 ….. (下刪一萬個理由),所以不能讓巿區土地被濫用,這樣做無可厚非。

現實是,香港的土地被境外人買掉推高樓價,然後把單位空置著,一般巿民只好屈住在「蚊型豪宅」。另一邊廂,賣地價一再創新高,如早前九龍灣的土地,及今日剛公佈的鴨脷洲南用地。

hknews20170224

政府庫房收入大幅贈加,可是預算案宣佈回饋給貧苦大眾的,反而減少 (信報新聞)。

這就是香港被收回二十年後呈現出的殘酷真相。

Alvin In The Room: Journal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香港くん's Daily

喜歡香港 喜歡拍照 喜歡畫畫 喜歡行山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