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五灣之旅+補遺

兩年前未竟全功的五灣之旅,趁上星期日天色好再續行,加遊三聖廟、藍地亦園村,最後以洪水橋灼園門樓作結。

五灣之旅地圖:

61M 在黃金泳灘下車後,前行經過仍未入伙的 OMG (Oh my God) OMA by the Sea, 再轉入黃金泳灘徑便來到第一灣黃金泳灘。( 設計者 OMA 是夏威夷語綠色的意思,和網上字典並不相同)

想不到海灘仍然封閉 ,不少遊人對康文署連洗手間也封閉覺得十分不滿。沿水泥路走,盡頭就是海豚廣場。

以前都是由商場望向遊艇俱樂部,今次可以望返轉頭。

繽紛吐艷的勒杜鵑:

平衡木:

終於近距離見到龍珠島:

仍記得 2017 年颱風天鴿襲港時,有住客堅持乘車經過此橋的短片。(第三身視野第一身視野)

海豚廣場:

不知道何時才能走上青山山頂?(更不敢奢望杯靈雙修....)

接著走回頭路,返回黃金泳灘徑時,再走不遠便到達新咖啡灣。

新咖啡灣的特色是有沙灘排球場和石雕。

見到這些石雕,不禁令我想起即將啟用的龍尾泳灘,設計者會不會豎立一些海星像、海蝸牛像等的東西呢?以今日特衰政府管治之水平,真的很難說。

接著來到有礁石的舊咖啡灣。

看此網頁,才知道舊咖啡灣原來曾是私人沙灘。(其實龍珠島東面至小欖亦有不少私人泳灘)下圖最外面的礁石有一個望海水神像,可惜由於海灘封閉無法前去一看究竟。

接著走上一段小斜路,便來到加多利灣。小時候曾來過這處遊泳,記得沙子比旁邊舊咖啡灣大粒得多,走在上面很不舒服,現在當然已經重舖過。由於加多利灣是盡頭而且封閉,無法進入沙灘,要往第五灣青山灣要經青茵街走回青山公路繼續行程。

加多利灣回望黃金泳灘:

這處可以一次過望到青山灣海濱長廊和季節限定的「幻愛」橋盡頭:

最後走到上次到過的嘉道理碼頭,再看青山灣完成五灣之旅。

下一站是上次未到過聖廟

本想由「過化存神」牌匾門樓上去,但原來因疫症關係,只得一個入口,只好返回麒麟崗公眾公園近停車場那邊沿金屬樓梯上廟。中途經過 1960 興建的青山灣公所。昔日小漁村三聖墟已變成三聖邨及周邊多年,公所現時用途不明,而對著的滄海也早已變成高樓。

聖廟入口:

填個人資料入廟後,發現廟宇所佔地方不大,不少地方因疫情關係封閉。

沿此處下樓梯便去到地面「過化存神」門樓。

另一邊指示麒麟洞所在:

這處可看看約 1940 年聖廟的風景相片。

參拜後,便乘輕鐵往下一站 —— 上次路經的藍地亦園村。因為少乘輕鐵,由三聖站坐至兆康 (505),下車後竟然拍卡出站再往另一月台轉車往相同的三區車站,就這樣多付了 $3.3orz

坐畢整條 505 線,留意到有些年青人或主婦,真的會乘一個輕鐵站便下車,比如由新圍站往良景站,良景站往田景站等。若步行的話,十分鐘內必能到達。

下車後,先經靈糧堂,來個近拍:

紅棉配紅色鐵閘:

近距離來到亦園村門樓:

本想入村,但最後決定只在村最外圍的小巷走。

村公所及街坊會:

FB 青山散步有不少亦園村的相片及介紹。

最後補遺是 2018 年往洪水坑水塘時,說過要再到灼園門樓拍照。之前一直弄錯,原來門樓是在丹桂村路 334 號左面,因走近右邊停車場就會有狗隻遊弋。

門樓近照:

「灼園」二字更顯殘破,也突顯這種砌字方法的不足。為何不用像旁邊「太原」、「寄廬」的立體造字?

「灼簾竹氣靜」、「園搨菊香濃」:

(個人疑惑:搨字如何對個簾字?)

關於此門樓的介紹,可參看 Tere Wong 網頁

見到私家路盡頭就是要找的門樓時,興奮地走近,冷不防右邊有電子儀器突然發出警報,大概是裝在旁邊的紅外線感測器偵測到我的出現吧。即時感覺,就像玩盜墓者羅拉電玩遊戲時,拿起寶物就被旁邊的機關暗算一樣,一時雅興盡消。原本封著門樓底下的金屬板,開了一個方洞,可以一窺裡面的風光。由於怕被第二次暗算 (也因為當年看老夫子漫畫在牆洞偷看那一幕),所以沒有望向裡面便離去。後來, 得知剛巧 Tere Wong 連續三個星期也都去了洪水橋,並由 FB Messenger 傳來灼園近照。原本裡面的歷史建築,已經全被拆走。

行大運到藍地

本篇是續行大半年走過的足跡,今次補遊青山公路藍地另一邊的陶姓舊村,和之前未拍過的藍地北眾圍村。

在藍地站下車後,先來到屯子圍 (田子圍)。

田子圍是屯門歷史最悠久的圍村。建築上這條村的特色是村門側開。根據維基及陳天權的資料,圍牆在 1978 年重建時,因圍門對著當時新建成的妙法寺兩條龍柱,於是村民把舊門移至東面角落避開煞氣,舊門永久封閉。

接著來到舊陶氏宗祠附近,相片由左至右是 1718 年興建的舊陶氏宗祠和約同一時期興建的三聖宮。

接著是右邊的藍球場和屯門學校。後方有忠義堂和五柳堂。

先近看舊屯門宗祠。和近年照片比較,中間正脊已塌下來。

因上篇連結曾經介紹過,不贅。

旁邊的三聖宮,供奉趙公明元帥、洪聖大王和楊侯大王。

藍球場旁邊是屯門學校,內進見到 1954 年興建的屯門小學校,前身是在舊陶氏宗祠裡的五柳學校,現已停辦:

在屯門小學校旁邊是另一間已停用的陶氏長房宗祠 ——  定山祖祠。它的命運和舊陶氏宗祠差不多,或許因為和舊宗祠差不多同時興建又有相同座向。1971 年風災後倒塌,改成水泥結構,失掉歷史感。對聯中「八州」是指陶侃,「五柳」是指陶淵明。

返回藍球場後方,較高的建築是 2005 年新建的忠義堂,即是前篇所述更練的組織,實質維持合股各村治安的機構。

旁邊是陶氏現時的宗祠五柳堂,三進兩院式設計。據陶氏二十代傳人表示,新祠建成並在 1995 重修後,村運改進不少。由地圖所見,和兩舊祠比較新祠座向稍稍向南移幾度。

接著沿小馬路上山往 2012 年落成的五柳雅薈廣場。這條馬路雖然無名字和很狹窄,但不少重型車輛也駛至附近停車場泊車,私家車單車亦往來不輟,十分繁忙。大概上面還有不少住宅吧。

來到陶氏祖墳前面的五柳雅薈廣場。在 YouTube 仍可找到開幕時的錄像

另一角度:

據說這處裁種不少桂花樹,秋天這處陣陣飄香。

先到左方的陶淵明像看看。從舊網頁看到,原來石像十一年前曾經放在五柳堂外面。(搬了上來可以方便泊車)

這處的重點是這座涼亭。裡面有不少陶淵明的字句,你可知道它們出自那篇文章?(答案在相片下方反白)

歸園田居 (五首).其一

歸園田居 (五首).其三

歸去來辭

歸去來辭

其實這個涼亭還有很多備用的位置可添置牌匾,但在涼亭外要遭受風吹雨打要不時重寫,還是放裡面好了。

後來得知,原來在未到五柳雅薈廣場前轉左分岔路,可以來到「桃花源」牌樓,後面刻有整篇《桃花源記》。再補充一點,它是墓園入口,亦曾牽涉過訴訟。(用 google 街景可以看到)

沿路離開,返回五柳路,先向屯門方向走,見到也是忠義堂一份子的新慶村。下圖為新慶村同樂花炮會。

之後掉頭向洪水橋方向走,在接近西部通道天橋時來到青磚圍 (麥園圍)。再前行的話近西鐵橋又有一座青磚圍牌樓,但裝飾較簡單,前後對聯也不同。估計前者是應付虎地來的煞氣,後者用來應付來自港深西部公路天橋的煞氣。

卡通面入口:

村公所旁邊的天后宮別樹一幟,會不會和屯門后角天后廟有關連?

接著沿五柳路走到青山公路,過馬路來到坭圍旁的順豐圍。順豐順風,新年來個好意頭。

望過對面,見到即將被滅村的亦園村牌樓。在洪水橋及厦村分區計劃大綱草圖 (S/HSK/2) 中,它被規劃成政府用地(G/IC 1)。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興建的靈糧堂,在大綱圖上也被標註成 G/IC。

臨到洪水橋前拍一拍鍾屋村牌樓:

村內現存一所鄉校 —— 僑所學校,建於 1965 年,當時由村民大會投票決定,把公田拍賣的錢來出資建校,所以 2004 年殺校時曾在立法會發表意見書。有關這間學校的介紹,可參考 Tere Wong 的文章

之前還有一間由坭圍、順豐圍和鍾屋村各自的村校合併而成的村校,舊址位於先前提過用來擋天橋煞的青磚圍牌樓對面,名為「公立興德學校」。名字有點熟吧?沒錯,就是幾年前虎地「興德之亂」所在的「興德學校」。兩年多前圓玄學院接管辦學權後,改名「圓玄學院陳國超興德小學」。

 

額外追加:這個在荔枝角公園的園景,去了五六次找了近一年都找不到,今次終於找到了。

之前在沙田公園也見到一個類似但仍未揭幕的園景。回想起來,美孚那個可能是原本準備在上年花展展出的西式園景。

自製空間(MSB)

某個第五型人的部落格

聽風的歌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魔鬼"慧瑩暢所欲言天地II

認真時認真,遊戲時遊戲,寫blog時寫blog :P

Blog

...... every person on earth plays a central ro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And normally he doesn’t know it.

一個廢青在發牢騷

愛與抑鬱的每天

Winnie's Cup of Coffee

Advertising & Digital Creative | Social Media Blogger | eBook Author | 資深廣告人 | 愛創作、廣告、音樂、韓劇、觀貓 | Welcome to contact me at "mail2wc@yahoo.com" for job invitation. Thank you!

tEre-tErRiTOrY

my words, my territory

Yo Man....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找一個推理的地方

linerak 的推理閱讀記錄

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